青春让你张扬的笑,也给你莫名的痛。

字体大小: [] [] []

推荐阅读:你相信爱情吗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路边的小店响起张宇的这首歌。
 
我又走到85度C门口,想起上个月的某天,心情缺氧,从家里穿鞋直奔这里带走一份法式枫糖。我好喜欢这家的法式枫糖,甚至觉得喜欢它的有那么点点难吃的甜味。
 
然后我想起不开心的原因,想起某张脸,想起某句话,然后我扔掉向日葵图案的雨伞,蹲下来,抱膝埋首低声哭泣。这时感觉到有人为我撑起雨伞蹲下轻拍我的头说:傻瓜,不许哭。
 
呵呵,上面这段是小说里的情节,而我只是现实中一个普通的小女子。已经感冒的我当然不会在这夏季的倾盆大雨中扔掉雨伞去做可怜状,也当然没有人会为我撑伞。
 
今天我没有进去,因着这雨,我只想在雨中感受这份久违的小清新小清凉。
 
回来半个多月,没有和那些老同学老朋友联系。没有人知道我回来了,然后就没有人为我撑伞了。


 
很悲戚么?其实没有,我很享受这段独处的日子。似乎很久没有好好和自己相处,没有和自己说说话了,我都差点听不到另外一个自己的声音了。似乎一直在赶,一直在折腾,却常常在躺到床上的一刻脑袋一片空白。我不知道一直以来我是错了亦或对了,也或许生活的路根本没有对错可言,都是一步步走过,一步步体验,一步步懂得。然后变得小心翼翼,变得收敛锋芒,变得沉默寡言,变得谦卑得自己都觉得有点假。
 
然而让我哭笑不得的是:我的小傲骨小清高始终不离不弃,在骨子里血液里疯狂地滋生萌芽生长。我弄不明白,作为貌不惊人言不压众的我,哪来的源泉让我这样地存活?
 
是的,我就是这样的人,卑微却又骄傲。
 
比如,真的只是比如:每次站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我常常觉得这样真可以让自己长高。因为看着那些皮肤比我白,脸蛋比我漂亮,衣服比我昂贵的女人无视红灯,在高跟鞋的带动下,摇曳身姿大步流星亦或猫步而过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比她们高贵多了,然后在绿灯亮起的一刻特带骄傲地昂首走过。我曾经、某次、很偶尔地想过,或许,我未来的那一位会因此找到我、爱上我。呵呵,小人物的骄傲常常来源于此类简直不堪一提的小事细节中,我就是在日常丁点中找寻让自己坚守小骄傲的小细节。谁爱笑笑吧,爱鄙视鄙视吧,不然还能把我怎样不成?我就是这样卑微地骄傲着,你爱或不爱,与我无关。
 


“晚一点是薄荷。再晚一点就是黄昏了。”昨晚在翻阅一本被我称为“小小众”的诗集,里面写了上面这两句话。很简单的言词。可是你会狂爱,会内心澎湃。
 
清晨醒来,妈妈在看那株白色月季,妈妈说这白月季一年开到头,颜色真好看,明年春天买个大花盆重新插一株。突然就觉得温暖,虽然这白月季没有薄荷的味道。
 
妈妈可是养花高手,家里大大小小几十盆,终年不断花。牡丹,芍药,紫苏,月季,玫瑰,茉莉,栀子,君子兰,玉兰,玉竹,芦荟,滴水观音,天竺葵,彼岸花,万寿菊,大理菊,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开花的,常绿的……爱花养花,喜欢品绿茶看书读报,爱和她的学生们聊天谈心,这就是妈妈。
 
这个爱花喝茶读报的爱好好像是妈妈家的传统,因为大姨和舅舅家也都养得满园的花草。他们兄弟姐妹出门外地,回来串门必送彼此几斤上好茶叶,然后一起品茶谈天。常常想,如若咱家是个高官富贵之家,妈妈肯定是一位举止优雅,气质高贵的富太太,修身养性,与世无争。是生活拖累了她,是孩子让她操尽心思。岁月在妈妈的脸上慢慢留下了痕迹,那双不再细致的手也慢慢磨出一层茧。以至于我每次去超市看到护手霜,都冲动的想全部抱回家送给妈妈。


 
常常我也会想,其实某一方面,我就是另外一个她。内心孤傲却试着体谅每个人,待人谦和,彬彬有礼。从小妈妈就一直把我向晴格格的伶俐乖巧来培养,可是我做事常常跑出假小子的姿态来,估计妈妈很有挫败感吧。不过每每听到别人说我吃东西的样子真优雅淑女时,心里还是觉得“老妈,用餐礼仪这一点我还是得到您老真传了”。
 
音响里传来哥哥张国荣低低的吟唱“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
 
从小就是个心思多的孩子,心里对父母的心疼和对生存的理解常常折磨着我。父母皆是他们那辈中家里最小的孩子,而我又是整个大家庭中最小的孩子。在我很小的时候,姥爷、姥姥、奶奶、爷爷相继过世。所以常常羡慕别人说放假去爷爷家去外婆家,放学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什么来接送之类之类的。造成了我一直都是放假在家陪自己玩,放学自己回家。似乎正因为如此,我跟爸爸妈妈的关系才更加亲密,更像朋友而不是长晚辈。


 
一路陪我走过的只有家人,因而我比别人更加的珍惜家的温存。别人眼中的我好像总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太恋家。然而,和祖辈们享受太多天伦之乐的你不懂我一路的快乐与忧伤只有家人的陪伴,失落之时只有家人的温暖,你不懂,在我看来,被祖辈们训斥自己太淘气也是一种久违的幸福。
 
可能对家的情感太重,一直对爱情不太在意。亲情,友情,爱情,这是我的排序。
 
我从不相信一个对自己的父母都不关心,不能说出爱的人怎么会真心去爱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曾经的我,常常对爱情悲观,常常觉得那些酸溜溜的失恋暗恋热恋语录很让人恼火,然而当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一个男孩却清楚地知道没有结果的时候,居然也常常能够冒出那些酸溜溜的话来。
 
《匆匆那年》里我只记得两句话:情感这种东西也许会凭空而来,却不会凭空消失。如果不找到出路,也许就会困死在心底里,永世不得平静。有些痛苦不经历过永远无法体会,所有的开导的话都会变成不疼不痒的风凉话。
 


那个人曾经每天宝宝宝宝地叮嘱要少熬夜,多吃绿色蔬菜,早晨要喝豆浆,吃水果,用完电脑要洗脸……那个人曾经说要去潭柘寺给宝宝求根红绳来,保佑宝宝快快长大到28岁。那个人曾说我们是地里刨出来的何首乌,生为一体。那个人曾对宝宝的所有朋友宣称:我就是喜欢L宝宝追求L宝宝的幸福小男生啦,大家帮我追到L宝宝吧。
 
那个人曾在空间留言板上写着:我正在为了入驻LL的小窝幸福而快乐的奋斗着,大家都来祝福偶和LL吧。那个人曾说宝宝听话,老姐(因为我总说他啰啰嗦嗦跟姐似的,所以我都叫他老姐)我等着你来好罩着你呢。那个人曾说那里水很深,宝宝单纯的大脑知道吗,不过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宝宝走在阳光地带的。
 
当那个人说自己被抱走了,那一瞬是想哭又想笑的。想哭是因为我们的理性终于战胜感性,我们终于不能再这样靠电子产品来感知对方了。想笑是因为他被人抱走了,好过他一个人孤单单的在我无法触及的天空下行走。可是心里情绪的极端反映在回复的短信上就变成了:谢谢通知,祝你幸福。我想,他懂我在说什么。


 
我想:在这份小忧伤里,我们都没有错,只是牵手、拥抱、一起吃饭、一起学习,这些最简单的事,相距1109公里的我们都没法做到。我从来没有承认彼此是男女朋友,也从来没有承认这段小美好叫做爱情。在那时的我看来,我们是懵懂的青涩的,喜欢对方却又似乎谈不上爱,起码我是这样。感情这方面我总是迟钝的,作为瓶子更是绝不主动,再喜欢也不主动。但这不妨碍我从不怀疑我们从未有过任何形式显现出来的小爱恋,单纯、美好。一如我从不怀疑他爱我时是真的爱我,陌路时我是真的会想念曾经的他和曾经的自己。
 
如果某天在街角相遇,那就微笑着say hello,然后彼此擦肩而过内心安宁。这样的想象出来的场景算不算奢侈,呵呵,很温暖的说。
 
突然奇怪,一向迷迷糊糊的我,此刻怎么会记得这么多小细节。
 
很多人爱我们,我们离开他们。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固执的人,偶尔累了会想:我未来的那个他啊,你现在肯定也在很努力很努力地奋斗吧,肯定也想早点找到我吧,虽然我们不知道每天擦肩而过的人群中,彼此究竟以什么模样出现,但我们都在为彼此默默地努力着,我们忍受孤单,忍受辛苦,忍受别人的不解,为的是某天,我们配得上未来的彼此。
 
你要好好努力哦,我也在努力呢。因为我始终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遇见彼此的模样,我们会感激自己的骄傲和执着,感激自己的努力和辛苦奋斗,因为我们会相信,等在未来的我们值得自己一个人时的默默付出。
 
所以,你还没来的日子里,我可能会偶尔偷懒,偶尔倦怠,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坚定地认真地走完,为了未来的自己配得上未来生命中的你。
 
多年后,再回想这样的迷茫或许连执著的原因都记不得了,青春就是让你张扬的笑,也给你莫名的痛。——《虞美人盛开的山坡》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