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刚好 我们都是文字控

字体大小: [] [] []

 

夜未央,轻翻昔日文字。有些凌乱,有些潦草,不似柔弱女子之笔。细看,隐于字里行间的淡愁哀绪,一览无余。

只因,我们都是文字控

水儿说,倘若每个喜欢文字的孩子都是寂寞的,那她宁愿孤寂千年。好一个孤寂千年。我说,确实,我亦宁愿。突觉,我们都是倔强的孩子,执著于文字。

其实我们都是多愁善感的孩子,确切来说,我们都是感性的。喜欢于雨夜,细品纳兰的悼亡词,雨夜,只是将词中的伤渲染得更淋漓尽致。词伤,看的人亦如。

记得蚊子看了我那篇《伊人是否依旧,谢娘是否忆长安?》之后说,没有故事的人是写不出这般文字的。无言,以笑应之。

有故事的人,当时便想,是不是属于我的故事太伤?太黯淡?过于晦涩?就连明媚的阳光亦可转为阴霾?

说,我是一个对文字极其敏感的孩子。其实我并不睿智,反而极其愚蠢。睿智,只是我想更理智地面对高三,面对未来。

但,一切都明白了。

亦彻底懂了。

懂你的“懂我”,懂得古典与现代的不相融,懂得那个频繁的字眼背后的含义。懂得只是影子。仅是影子。

刚好,今天是200多天的结束,距高考仅剩199。

始终,文字的邂逅,只不过,是一个人颇感孤寂时的饥不择食。

 

我想,是我太认真了。

以为,同是懂文字的孩子,待感情亦斯般。

以为,志同道合,便更懂彼此。

以为,一曲《凤求凰》,我们就如司马相如和卓文君。

确实天真,确实,还是孩子。

活于文字中的孩子,太脆弱,经不起一点伤,一点。

 

同桌说,我们都会好好的,好好的。便若我,于文字中安好。

我想,同桌是懂我的。

知己难觅。

想到岳飞的“欲把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弦断有谁听?

弹尽千年孤寂,独自叹息。

 

最后,还是文字听了。

文字控,喜欢文字的孩子。

庆幸,周边的你们,同是。

至少,愁绪满怀无所倾时,你们,是我唯一的归属。唯一的。

亲们,明年六月,将至。我们将会在这片历史的汪洋中扬帆远航。

只因,我们,都是文字控

 

歌曲: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献给大家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