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小城

字体大小: [] [] []

文字控吧

“南部小城,没有光彩照人。每次我回到这里,我都感觉着平静。”这是属于小城的简约,且朴素。当我再次感受这片土地,耳机播放着随机却不随便的音乐——曹方的《南部小城》以布谷鸟的叫声与小溪流水的天然音乐缓缓入耳,恰好。我聆听着。这里没有繁华都市的霓虹灯照耀,只有东升西落美丽的倾城日光,只有井水流淌的声响与孩子无邪的欢笑,只有这些,最简单的光彩,或欢闹,或柔静……

 

古井

 

前往小城的路上,有一口井。地势略微倾斜,四周的地面由水泥铺成,边边角角的地方也布满了青苔。虽然这口古井座落于小城之外,但却是小城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伴侣。

 

妈妈曾告诉过我,那夜古井旁派来三辆消防车抽取井水,到最后仍取之不尽——可见它的奇险和幽深。往后,在妈妈正和一同洗衣服的阿姨们聊天时,我便站在古井边,呆呆地凝望着水面的倒影,静静地畅想着古井里的美妙世界。幸运的话,还可以看到一条红色的鲤鱼游到水面冒泡泡儿。
太阳一点一点缓缓向西下,阳光一抹一抹演变成晚霞。我把水桶扔向倒映着天空的水面,橙黄温暖的天色和云朵被波光打散杂糅,而后渐渐恢复平静。有条小鱼刚想游上水面,被吓着后疯了也似地往水底回窜。


假山
小城里,我看到了那假山——多少年了,它还是老样子。
假山不高,登上四五个参差不齐的石阶便可到达山顶。而山顶其实也是一大块嶙峋的怪石。周围的树木,高耸得遮掩了一半的山顶,坚实伫立,郁郁青青。有时就是坐在山顶上,看看树木,望望天空,也都不会觉得无聊。
晴天的假山,画面恬静而安谧。炽烈的阳光慵懒地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向石阶和山顶。邻居家养的鸡三三五五陆续来到假山下散步。鸟儿小憩于枝干上,而后叽喳几声,跃起高飞,留下那轻轻摇晃的树枝。
雨后,枝叶上的雨水滑落在山顶和地面上,嘀咚,嘀咚,发出一种很微妙的声响。撑一把伞漫步其中,颇有一种闯入热带雨林的幻象。灰蒙蒙的天让假山没了光彩,徒增了一份阴森和幽静。


人们
时光像流沙,流走了岁月,流走了故事。曾在小城的那些日子,以及那时的人们,我将永远怀念。
只是如今,我竟不认识任何一个在古井边洗衣服的阿姨,亦如小城里边,面对我的是全部陌生的面孔。他们怀疑地盯着我,那种眼神,让我感到尴尬,无助,不知所措。还有一些陌生的孩子在假山跑上跑下,很开心的样子。那一刻,我像是被孤立于时间之外。
以前的人们,现已几乎都搬走了。那么,他们会否偶尔像我一样,回到小城?看看小城?我不知道。
我开始想念一种天真,当那些孩子们追逐嬉笑的时候;
我开始想念当时的每一户人家,与我曾发生过的每一个故事;
……

 


忽然,我甚至希望能够回来与小城继续共同生活。
可是,我曾搬走过吗?
“南部小城,光阴缓流的城。每次我回到这里,你都那么的恬静。”这是属于小城的年岁,和历史。以前的人或事、物或情,化作烟云浮动,氤氲着梦境,弥漫于我。流金岁月中,露华正浓时,有谁曾在某个追溯的瞬间轻轻地将它忆起,它又成了谁人记忆中遗失的美好?

它承受着岁月的刻画和洗刷,承载着我的回忆和成长,绘声绘色般写意在这缓流的光阴,写意在我生命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