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存在,与他与万物相安如知就好

字体大小: [] [] []

清新美文/佚名

在书上看到四个字,相安如知,觉得异常美好,如在花下遇见故人,虽面目各有风尘,却又得见赤子之心。
一个人始终有赤子心难得,毕竟浮生荡荡,不被侵染者寥寥无几。生之所以苦,大抵是世事总与己愿相违不能如意。
不评说世事,或许苍生间所发生的种种都有因果,又或者是为了追求平衡。平衡的美在于知道相互的质量与属性后依然能在一起知己般平等相安静数流年。流年若花树,无论我们在哪一条路上行走都会沐浴到如幕花雨,至于最后能得到什么属于命运。

人一生走什么路遇见什么人似乎早有安排,无论怎么反复,终会在某天尘埃落定。那些在路上经历过的沸腾、纠缠、平静,以及其他最后都会沉入水底,伴随自己去仰望时光。
从不惧怕时光,无论镜子里的那个人是否还是最初模样并不在乎,只愿回首时能以平和的心与之相见互道安好。
最怕听人说后悔,如同嚼蜡索然无味,就像两个人,一个吵闹一个冷对,彼此失望。人在这个世上是相互取暖的,每个人的光与热毕竟不同,所以不要不甘,要知道对方的苦与无奈。不是不爱,若爱无结局,不如取莲花的姿势坐成禅,与之动静相安。

袁宏道在《瓶史》清赏里说,赏凉花宜爽月,宜夕阳,宜空阶,宜苔径,宜古藤巉石边。愿意把一些人比做凉花,相信经过岁月的洗礼,能够沉静下来的一定是最早发现生命之美的人,与他们对话,宜在月下空阶苔径石边,一是因安静有慧语,二是因空落见凝实。沉静的妙处体现在平和与相知,恰如两个人,一个天涯一个海角,仅凭只言片语便可领会其心,那是开在两个人心间超越灵犀之外的花朵。

人一生遇见一个懂自己的人太难,不是自己多深奥,而是那人不想看。一如书在桌上,是红楼还是西游,不对的人不会动。遇见对的人更难,依照佛家所说,需要修行几世几生,可有些人却在修行路上渐渐迷失方向,到了可以相见时,却未能出现。所以不要忧伤,是路太长,走着走着就散了,包括自己,或许我们也曾辜负过他人。
人生的完满需要时光来检验,对谁都很公平,所以没有人能度化别人,明心见性的从来都是自己。辛晓琪唱,多么痛的领悟。我却想说,多么好的相安。如果纠缠,一生的时光也不够。所以有时候,某些人是来成全你的,只是当时我们不知道罢了。入戏的永远是自己,别人只能旁观。劝自己与劝别人向来不同,只有体会了悲欢才知道痛的滋味与安稳的好。

沧海永远是沧海,不会因为蝴蝶的翅膀而有所改变,桑田也永远是桑田,谁也动摇不了其葱茏茂密的心。如果爱就用力爱,如果不爱就早些慈悲地转身。不能在花间像蝴蝶般共舞,那就去潮声中领悟进退的密语。
最后,不论是否日月不睦世界倾斜,都别惧怕,只要存在,与他与万物相安如知就好。


推荐歌曲:胡灵——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