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爱上一个人,都想去到彼此的那些年

字体大小: [] [] []

九把刀说:“青春就像一场大雨,即使感冒了,还盼望回头再淋一次。”

你,还记的大明湖畔的沈佳宜吗?

单曲循环着《那些年》,一边去回忆。

回想初恋,就如同回想一张白纸,我的脑海中并没有固定的娇美面容。因为总是很难分清楚初恋该如何定义,又是哪一个姑娘,又发生在什么时候?我只记得马蹄莲一般的微笑~

在那时,喜欢一个人不用考虑肉体接触,交换彼此的DNA。喜欢就是喜欢,无目的地、盲目地、固执地喜欢着。

除了喜欢,别无他求。

这样的迷恋基于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没有手机,没有QQ,没有微博,买个纽曼128兆赫的MP3就可以很拉风很牛B的年代。或许那时候陆陆续续有人家装上电话。但是打过去需要接受对方父母的严厉盘问,这种盘问足以把一个普通青年盘问成2B青年。唯一带点文艺气质的消息传达,莫过于纸条。如今再回想,每节课上,不知道有多少纸条在老师的眼皮底下飞来飞去。

在主旋律是学习,恋爱是禁忌的年纪,追求女生除了是情感需求,还隐含着青春反叛的意味,而一个陷于多角恋的女生,在男生眼中,更兼具天使和魔鬼的双重性。男生会暗地里用一种柔滑甜腻的声音去叙说这个女生的事迹,充满了对自由意识的惧怕和追求。或许,每一个人都需要接受这样的洗礼吧。高中真的是一个太过矛盾的年纪,我们已经成长,却尚未成熟,我们注定需要接受爱情最初的试炼。

那时候的我们,更像是在跟自己谈恋爱。

我不能确定那些年之所以美好,是因为青春闪闪发光还是因为那个时代?

我后来听很多人说,他们最初暗恋的女孩爱穿白色连衣裙,走在学校操场的法国梧桐树下。或许是记忆欺骗了我们,这一切不过是因为那就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年代,而关于青春的镜头,总是要有阳光穿透绿色植物,又或者叶子在雨后泛着光。

我一直记得有一个朋友跟我说过这样一件事。他说15岁那年的某个深夜,他躺在床上甜蜜慌张地想起自己暗恋的女孩,辗转不能寐,忽然起身打一桶水,把房间地板反反复复擦得透亮,最后躺平在地板上,呼吸。那个女孩从来不知道这件事,它在黑暗里兀自点亮他的青春。

大约一个星期前,我读到一篇稿子,是一个女生,她写自己收到过最浪漫的礼物,是一个玻璃罐子,除去罐子本身,这份礼物价值160块钱,因为里面装着160块一元硬币。那天距离高考160天,男生说你每天花掉一枚硬币,便能一身轻松地去参加高考。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其实不然,高考结束的那天,男孩又送她160枚硬币,他说你每天花掉一枚,我便每天存进一枚,我总觉得这些硬币兜兜转转,从你那里又到了我这里,它们一直都在。就像我!

那个总是第一个到教室只为把早餐藏进你课桌的男生,那个总是距离你20米远偷偷护送你晚自习放学的男生,那个在木课桌下一笔一笔刻上你名字的男生,那张桌子……你再也找不回。

后来我们都想回去,再后来,我们都爱上一个人,都想去到彼此的那些年……


后话:写这段文字是在我第二次看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在为这段文字写标题的时候,我脑海中冒出的有三个:1.那 些年,让我45度角仰望的女孩;2.亲,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沈佳宜吗?3.那些年,如马蹄莲一般绽放微笑的女孩。我知道,45度角仰望,是文艺范儿十足的一个标题,也蛮大众化,会有共鸣;大明湖畔的沈佳宜,不过是2B青年的一种伪文艺调侃罢了;至于最后我为什么还是会选择一个最土最没有内涵最没有营养的标题,或许那马蹄莲一般的微笑,仅仅是因为活在记忆里太深刻,太深刻。在我的回忆翻江倒海的时候,我就会想到那个如马蹄莲一般微笑的女子,一直喜欢用笔尖戳着我的后背,让我帮你解答数学题,我可以透过余光看到你微笑的侧脸,午后的阳光打进来,真的很美。

如果你有机会看到这段文字,请记得我说的,我会等你到2012,爷爷奶奶专门喂了头年猪作为我将来定亲的彩礼呢,所以正月估计还有好些个妹纸等着哥去相亲呢,逾期不候哟。

后面的那一段,一下子把我文艺颗的名号给降了好几格呀~但是捏~是此时此刻最真实的表达~各位U条,走过路过,看到这一段,选择性跳过吧~记得文艺颗给的线索哟~马蹄莲的微笑~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