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腾不息泪流成河才是生命的气质。

字体大小: [] [] []

摇摇晃晃带你走向灯火阑珊处,这是成都的公交。慢慢的摇晃,车子空荡荡的,看着林立的建筑,今天突然察觉了这几年城市的变化。以前这个城市的建筑在我心中一直都是矩形,立方体而已。不喜欢这么严肃规整的形状,太有压力了。今天看到,咦,不再是那么规整的图形了,那不是有坡屋顶吗,那不是多了些构筑物吗?在立交桥上摇着可以看到顶楼的台架上挂着很多绿色的植物。

不要觉得我不够成熟,没有长大,还是脑子发烧的小盆友。也不再是天天很惆怅,情绪很多变,生活很蛋疼,只知道毛躁的家伙。那是戴着面具的木偶,你没有看到她的心。她有时也是文艺小清新,虽然在以光速进化成三俗怪阿姨。有时候心平静太久了,没有涟漪会觉得自己静得可怕,死静,不躁动。也许你也会觉得我动得比疯子还要多。我喜欢自由,热爱自由,我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喜欢随性而为。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很多事情不能随我性,所以我尽量为自己争取人权。有人信奉中庸之道。我知道做人应该这样,中华5000年的文化传统,做人之道——中庸。这样做人,两面三好处处不得罪不张扬,落一个和气大好人的好名声。可是,那样不做自己,做同事朋友领导心中的好同志,那是我吗?也是我。我懂得所有的道理,只是有时候没有那么做而已。

生活、梦想与工作。有理想的女生往往会成为剩女。生活需要我们积极乐观向上,才不会厌倦这样的重复或者乏味。一切事情都讲究一种心态,我的心态大多数情况下是好滴,不消极。也许这是我遗传的父母唯一的优点:坚强勇敢。可惜,他俩外貌上的优点我是一无是处。

成都是一个多么包容的城市。上善若水,水生万物而不争。我善于原谅,原谅周遭的一切使我不愉快的事物,没有一种人性的弱点是我所不能原谅的,但有的是出于同情,有的是出于鄙夷。生活有时候很寂寞,但我知道,寂寞寂寞就好。都说凡是有伟大成就的人都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他们的伟大创作都是忍受极度寂寞而挺过来才成功的。我知道我也应该慢慢走过去就好。

未经失恋的人不懂爱情,未曾失意的人不懂人生。现阶段我应该都不曾深刻的体会过。是的,对于爱情啊人生啊,我并不是无话可说。但是,有什么好说的呢?有没有人会和我一样,一个陌生人,一直关注着他/她,等着他/她幸福,看着他/她每天身边发生的小事情,因它而微笑或皱眉。因为他/她说的电影好看而看,因为他/她说的书评而读书。“最好看的衣服,没敢买;最想接近的那个人,不敢和他多说话。过分美丽的东西,一旦和我们发生联系,总有过强的撞击力,潜意识里,我们总害怕它们会改变我们生命的部分或全部,在它们面前,我们总绕道走,就像在质量过大的天体附近,连光线都要拐弯。”

有人说,很高兴不认识你,如果我知道了你的名字,我就要开始关心你,就不能有话直说了。再遇见即是新生。性情中人没有能力将就幸福,“生命或有华彩,孤独永不退场。”有人说,为了光阴流逝使我心安,而我,却是惴惴不安。时间的流逝,让我恍然察觉,已不是17、18岁了,我不能和17、18岁的阳光男孩恋爱了,我不能肆无忌惮的大笑了。我不能不对自己对父母负责任了。我真的不小了。

我们都在自己的世界里狂奔,最后迎头撞上,这就是缘分。我不相信我可以和谁迎头撞上,因为我不相信缘分。觉得那只是一种巧合,万分之一,千万分之一也只是巧合。没有什么缘分之说,何来缘分,为什么我们没有一见钟情,那就没有缘分。有人说,只有我不答的,没有你不能问的。我开心的笑了,看到这个回答真好,至少以后可以想问什么问什么了。虽然目前没什么想问的。但莫名的就是高兴。你也笑了,哈哈。“我们不能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却依然对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怀有乡愁”。

我们都是这样的女生。眼神耷拉,哀而不伤,淡淡惆怅。

有人说,相思刻骨,寂寞杀人。作为一个寂寞的人,我一直在培养自己雅俗共赏的个性。追求雅,没有雅人的底蕴和气质。追求俗,又得不到俗人胆气和风骨的特质。最后我成了一个寂寞的人。我们,最后实在忍不住心疼起了自己。你永远是我的单曲循环,而我只是你的随机播放,这就是命。羡慕那个说“真好,这一世没有费力寻找,你就来到我的身边”的人。我的性情太像父亲,隐忍而克制。对于感情的表达总归是不露声色,寂寂地。我是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很努力很努力地奔跑,不然,你知道,被雨淋的落汤鸡似的,我也忍不住心疼起了自己。“又是淋雨走在路上。坑爹呢,让我一大好的姑娘全身淋湿,雨水顺着发迹如线流下,顺着手臂滴滴滴落。全身每一个毛孔上注着雨珠。全身慢慢的被淋湿。正面淋湿了,荷包淋湿了,手机终于也淋湿了”。

有人说:如果可以,想只听一首歌,只看一本书,只喝一种茶,只穿一种颜色,只爱一个人,就如此专注而潦草地。如此专注而潦草,所以喜欢跟在你们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被消遣。

关于工作。你要做建筑行业的灵魂工程师!深深地记住了这句话,现实却让我后怕。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因为,中国市场上的工程,工程质量和设计思维的受制于让我忧心忡忡。我喜欢的城市,一定要有一条贯城而过的河流;一定要有几座别致的桥梁;还要有有特色的建筑。如果你想看看艺术的美,一定要看看巴塞罗那的人文风情。不能谈论那些美好的事物,因为现阶段我处在水深火热的工作状态。工作环境很和谐,师兄师姐都很和气。可以说是一群年轻人潇洒的工作状态,每天犀利的语言形成了办公室独特的人文景观。时间一到,厨师把饭也做好了,每顿都很丰盛。虽然我拿起筷子想夹菜时,发现:那是避孕药养殖的鳝鱼,那是毒黄瓜,那是不是双汇瘦肉精火腿肠啊?那是不是肯德基里那种鸡翅膀和脚无数多的鸡啊?哎,算了,怎么都得死,无所谓啦。还有,工地必备回锅肉,这个工地也没有例外。总之,工作环境还是好的,没有像有些人那样,饭点不准,加班不限,当然,人家双休的时候我在上班,我上班的时候人家说不定还在睡觉,人家下班的时候我还在上班,人家加班的时候我在睡觉。我们工作气氛也有超紧张的时刻,差不多月末交报表的时候,总是会有人崩溃滴。那些账目真的有那么难吗?也许我是局外人还没有深刻体会到。没有明显的进步,使我内心不安极了。建筑行业的灵魂工程师诶!而我现在,真的是在打杂,做的那些事情哦,哎……我也知道,这是每个人必须经历的阶段,只是不知何时才可以独立的来做些事情。我什么都明白,只是还是会难过自己的无能,还是会感叹人生的悲催。孙子得当大半辈子才能熬成大爷,而我,这才是刚刚开始当孙子。多年媳妇熬成婆,我都还不是谁媳妇何来婆之说,所以,要当婆婆,至少,还得20年,那时,最美好的年华已不在了。哎,工作有时是悲惨的农民工形象,而我,这辈子有机会改变这个现状吗?有没有那一天?

生活上,我决定要每天小清新,一定要穿得很潮很漂亮。青春苦短,必须性感。在我最美好的这几年,一定要色彩斑斓的度过。不能碌碌无为,不能灰头土脸,不能不把自己收拾好。生活上似乎和以前的朋友联系得太少太少,以至于每月移动都会发消息跟我说这月的短信还剩95%。我实在是有些懒了,性子也不喜欢发短信,我的错,我觉得那挺浪费时间的。其实不然,也把时间浪费在其他地方了。我真的还是转了性子了,现在的我隐忍、善解、体谅,不发脾气、都委屈开解自己不生气、不委屈了……以前挑剔的现在都不挑剔了。以前太追求完美了,不能忍受空气中灰尘的味道,不管多晚,一定要把房间完完整整的打扫干净才能睡觉;睡到半夜手机掉到床下,绝对会眯着眼睛也要爬到床底下把东西找到放在原来的位置上;不吃别人手摸过或者是别人手剥的东西,因为我会幻想他们的手在哪儿哪儿摸过(我自己明白我这么爱卫生的都到处乱摸,何况别人。虽然我现在不太讲卫生了,一农民工爱好那么多干嘛丫,是吧);不能忍受别人睡自己的床;控制情绪的能力太低,不能忍受的现在都能忍受了,可以睡在明显感觉很大灰尘味的床上,甚至眼睁睁的看见蟑螂路过把它打死后继续若无其事的看小说睡觉;能吃别人摸过的食物,甚至别人吃的也能勉强吃下去了;能让爱谁谁睡我的床了;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能做一棵小草,任人踩踏。能伤心,有怨言,也很快就治愈了。真的觉得我的免疫系统的治愈系太强悍了。也许是我的自我保护自我安慰太强了,不想自己因为一丁点儿其他的事情伤心难过。百年人生,怎么都是过,何必跟自己过不去为难自己呢。虽然我这么说,但肯定也不是豁达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什么男人啊、工作啊、浮云啊,我也要伤心那么久的。只是,我会自己对自己进行治疗。

大概也有半年了,没有那些愿意和我一起二的朋友在身边。没有谁和我保持一致性,看同一部小说、听同一首歌、骂同一个人、哭同一个故事、喝不同一个味的奶茶……我默默地隐身于网络,看网友推荐的电影,读网友喜欢的书,兴致来了的时候也找一群俗人瞎扯。有那么一群人,我们靠也不靠谱,忠也不死忠,三俗(庸俗、低俗、媚俗)也不三俗,拧巴也不拧巴,话痨也不话痨,扯蛋也不扯蛋,偏执也不偏执……总之,我们笑看文艺范装逼党。

习惯了一个人看书写信走走停停。一个人在说话,就像一个人在雪地里走路。走着走着,看到边上有另一行脚印,知道有人同行。但是,始终彼此一言不发,却有着一种默契。我们这群陌生人孤单着,但是懂得世界不止你一人。所以我们饭否了,所以我们淋雨努力奔跑,所以我们换一种心情打着碎花伞在细雨中漫步起舞玩水。

毕业了,向亲爱的母校挥手再见。浮生流年,情深缘浅。迷失的人迷失,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我们还是要强扭住青春的脚步不放手啊,奔腾不息泪流成河才是生命的气质。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