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的爱情不易,但也要相信,还要做最好的自己。

字体大小: [] [] []

相亲

莞尔今年26岁,没谈过恋爱,却从大学毕业之后相亲无数。

鉴于老妈身边各种嫁不出去的案例及老妈本人真实经历,莞尔毕业后愁工作的同时,妈妈就为她的终身大事开始发愁起来。

用老爸的话讲:“你妈从二十岁就开始相亲,相了多年最后才被我这坨鸟屎砸中。”

那时,大龄剩女的风潮还没这么汹涌,市面上也没充斥着各种同类题材的电视剧和热点话题,相亲节目仅仅只是一档新兴的娱乐秀而已。

理论上来说,老妈这么有“先见之明”,莞尔应该可以先下手为强。但可惜,按照事物的发展规律及各种唯物唯心理论解释,没有赶上早恋的人,或是青春期没有冲动,或是冲动起来没人配合,注定了与恋爱无缘。

说白了,与异性亲密接触这类社交活动对他们来说,就是个麻烦。错过了学生时代,那个单纯的、拥有爱情就能胜过一切、无所顾忌的时期,想要再去寻找爱情,就要靠强大内心和渺茫的运气了。

对于相亲,莞尔有个人强烈的偏见。没有其他感情基础,两个不认识的陌生异性,从认识的开始就要背负着以后一起生活的状态去相处,这还叫恋爱吗?

相亲的双方就像是商品一样,贴上学历、工作、身高、长相、家庭背景等各类标签,就像在超市挑商品,这个不行换下一个。

这不像是充满未知和冲动的心灵触动,却更像是动物园里的配种。第一面“陌生人”,第二面“男朋友”,这种爱情也来得太随意。

“我们那个时代都是这样过来的啊,到后来都是搭帮过日子”老妈总是这样安慰莞尔。

莞尔不是没人追。从小学时代,莞尔就是乖孩子,学习成绩好,擅长各种才艺。只不过从小家教森严,严父总是提出更高要求,导致莞尔性情中带着隐忍、低调,清高还有些不屑。

她更喜欢在脑海中幻想,和喜欢的男生如小说中描述的场景般相遇。

而那些塞在自行车上的情书,只不过是偶尔涌动出来的荷尔蒙和文艺细胞编织出来满足自己创作欲的作品。

莞尔青葱懵懂的高中,被课业压抑得魂飞魄散。在那个“成绩才是硬道理”的年代,就读于市重点的莞尔,单单自己飘渺的思绪就难以应对繁重的功课,更别说有什么其他可以牵肠挂肚的事情。

当看到录取通知的一霎那,莞尔竟然痛苦得泪流满面,专业是她最不擅长的英语,注定了莞尔憋屈的大学生活。

当其他人都是社团,交友,各种逍遥自在的时候,莞尔却为了一门主修课的挂科急出了肺炎。

可以说,莞尔从小到大的生活,慢慢把她引向了相亲这条死胡同。

相识

“要抓紧一切机会,多接触人。”办公室的大姐每天除了跟莞尔交流昨晚给老公孩子做什么饭之外,也会言传身教一些肺腑之言。

对于大姐来说,莞尔这种想太多又自命清高的人,必须要打破自己的局限来把握机会。

向莞尔推荐同公司的会计未果之后,大姐怂恿莞尔参加总公司组织的青年联谊活动。

“这个…”莞尔从22岁开始相亲至今四年,在各种奇葩剩男的刺激下,已经对相亲两个字产生了浓厚阴影。

考虑到自己确实社交圈子太窄、活动地址离家又实在太近、闲着也是闲着、受刺激就当涨经历、大姐苦口婆心的教导之下,莞尔一拍胸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回应着:“行行行,我去!”

哪个姑娘不期待一拍即合、电光火石的恋爱呢?只不过每一次的期待,都被现实磨砺得千疮百孔,三观颠覆。

每当莞尔说自己没谈过恋爱时,对方的眼神总是充满了诧异,甚至有时还能隐约看到一丝鄙夷。

联谊活动没有任何悬念,严重的女多男少,气氛牵强的主持,蹩脚尴尬的游戏。结束后,莞尔和女伴调侃着活动的失败,内心也不免有一丝失落。

“你好。”一个男孩犹犹豫豫地走来,直奔莞尔。“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莞尔一时没缓过神来,与女伴对视了一眼“嗯?”“我一哥们想认识你”,男孩指了指站在旁边的兄弟。

莞尔对他俩有点印象,这个男孩在整个活动上十分卖力,性格开朗,很吸引人眼球。另一个来自上级单位,莞尔只觉得他表情特别严肃,当时自己还开玩笑说,咱公司刚好跟他们有合作关系,干脆献身得了。

“可以啊。”莞尔欣然答应,从小到大都被人暗恋,还从来没被人要过联系方式。在虚荣心的怂恿下,莞尔大大方方地给了自己的微信,在回眸间还附赠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试探

“你在哪,出来坐坐吗?”男孩加完莞尔,寒暄几句后便邀请莞尔见面。莞尔见天色已晚,且她一直有“相亲撑不过三面”的诅咒,便回绝到“有点晚了,我已经准备休息了。”

莞尔生活规律,一直坚持着早睡早起,这也注定她与当下丰富多彩的时代严重脱节,仿佛隐居生活在八十年代。

“这才几点啊?”

“我睡得比较早…”

“那打个电话吧!”

“留电话到时候也得删。”

“到时候删也不迟。”

没想到,莞尔这么抵触相亲见面,对方居然还能接招。第一次通话,俩人聊了两个多小时,莞尔没顾得上早睡。

对方是名警察,开枪打过杀人犯,也处理过扫黄打非案件。用莞尔的话说,两人绝对是两个星球的人。

或许是对方会讨女孩欢心,或许是莞尔领悟能力超强,这一通电话聊得就像昔日老友,无空播,无尴尬,嬉笑怒骂。

但莞尔还是怂了。面对一个陌生男人的挑拨,她的心弦动了,但却无所适从。莞尔享受也桎梏于现在的平静生活,突如其来的情愫,带给她的还有些许惶恐。

正如每次相亲都是一场心理战,双方总是衡量试探彼此的砝码,权衡到底是谁应该主动多一些。

对于莞尔这种敏感、善良又被动的女孩来说,每一次战斗,她都是主动弃权的那个。况且,此次面对如此劲敌,她彻底慌乱了。

“你会弹琴吗?”

“会”

“我对会弹琴的女孩最没有抵御力了。”

“你为什么想认识我呢?”

“我就喜欢女孩随随便便把头发一扎,穿一件简单的白体恤,平底鞋。”

莞尔笑了,她一直偏执地喜爱白色的衣服,并致力于穿出自己的风格。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英语”

“你不知道我多喜欢会说英语的女孩。”

他叫南仓,声音好听,带一点磁性还有微微的南方口音。

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声音好听的男人。如果这些都是假话的话,莞尔心想,那就让自己多信一会也足矣。

但在莞尔接连两晚拒绝南仓邀约后,他基本就不主动了。对于一个表现出好感的陌生男人,这种慌乱让莞尔不知如何应对。

“人家来找你见个面干嘛那么紧张。”“找你三次你都回绝这不是明摆着拒绝吗,谁还找你。”“人家都能主动找你三次,已经够仗义的了。”当莞尔患得患失觉得受冷落的时候,闺蜜们都这么批评自己。

可莞尔就是紧张啊,难不成是亲密恐惧症?一个陌生的男人表达出好感后,莞尔本能地想躲。如好友所言“所有的伤害都源自于内心的不相信,自己值得被爱或正在被爱。”

“你答应我件事吧?”

“你说”

“不许把我删了。”

“好”

“而且就算我把你删了,你还得死乞白赖地把我加回来。”

“好”

第一次聊天,在莞尔表达出自己的顾虑之后,南仓答应了莞尔的要求。

相见

俩人终于见面了,相约地点在离莞尔家不远的商场。两人离得并不远,南仓要先坐车经过莞尔家。

莞尔预估了一下大概的时间,到车站,正好赶上南仓乘坐的那班。可以冠以半个缘分的光环。

南仓喜欢学英语、会弹琴、会画画、会舞蹈的女孩。但是他又浮躁、高傲、没耐心且习惯被人追捧。俩人见过几面后,也就没再联系。一切停滞于中秋节,南仓出差回家。

虽然每次聊天都是兴致勃勃,但只要莞尔不主动,南仓就从她的生活中迅速抽离。谁让莞尔总强调自己慢热,把对方推开,又矫情地希望对方主动呢。

作为一个被动的人,莞尔所发的朋友圈也期待南仓关注,每次他来评论,莞尔就兴奋不已。但两人也就停留在点赞之交,偶尔的评论也仅是一带而过,再没有过多交集。

南仓很喜欢唱歌,当他用磁性嗓音唱出粤语歌,莞尔总能感觉自己立下的决心和果断,瞬间就被融化了。

可那又如何,两个人连好朋友都不是,更不可能成为男女朋友,他的朋友圈追捧者众多,莞尔的青睐显得卑微又无力。

莞尔的微信好友中,仅仅多了一个想联系不知如何联系,想删除却显得做作的好友。

转折

晨枫是莞尔公司新来的同事,本地人,高高大大,憨厚可爱。同屋的八卦女在他刚入职时,就已把他的个人问题打探清楚。

“你俩不合适,听说他妈妈特别事儿,据说就是因为看不上他前女友,把俩人七年的感情拆散了。”莞尔谢谢同事的热心。

晨枫是那种头脑简单的人,虽然比莞尔大五岁,但经常会做出一些孩子气的举动。莞尔一向喜欢沉稳的男性,也就没多往心里去。

八卦女天性大大咧咧,跟谁都能打成一片,晨枫刚来没多久就跟她熟络起来。而莞尔和晨枫有的仅仅只是工作上的一般接触。

与南仓的高冷不同,莞尔发的朋友圈,晨枫基本上每条必评论,表达一下自己观点或是对莞尔的称赞。

晨枫本就是一个热衷点赞的人,每每这时,莞尔也客气的回应他。不过随着南仓逐渐从生活里淡出,晨枫离自己越来越近,莞尔竟有一丝悸动。

“你觉得晨枫怎么样?”同屋的八卦女又开始寻找新题材。

“还行吧…”莞尔觉得好笑,当初还说着觉得不合适,这么问,是因为生活太平淡了想要加点料么。

“你俩试试呗,晨枫好像挺喜欢你的。”

“啊?”

莞尔不喜欢受人瞩目的感情,对于八卦女的各种爱情理念也不敢苟同。但架不住八卦女和众多同事大姐的劝诱吹捧。

晨枫与南仓的性格完全不同,南仓抽烟喝酒应酬多,整天发朋友圈高调晒个性。而晨枫更像是踏实的乖乖男,没应酬,爱好也不多,朋友圈低调地像潭死水。

晨枫保持着从一开始认识莞尔的殷勤,每天从早和她聊到晚,且莞尔家是晨枫上班的必经之路,两人一起上下班似乎也成了天作之合。

但莞尔却觉得很烦。本来自己的话就不多,晨枫又是那种不会和女孩聊天的类型,没什么幽默感,两人的话题也仅仅停留在晨枫喜欢的飞机模型和两人同看的美剧上。

圣诞节,晨枫兴致勃勃地拉着莞尔去了世贸天阶,人很多,路很堵,没地方吃饭便早早回了家。而莞尔却还念念不忘地翻看了南仓的朋友圈。

再见

“圣诞快乐,注意身体。”看着南仓分享在外出差情绪低落的朋友圈,莞尔还是忍不住安慰。

南仓没有回复。时隔几天,当莞尔看到南仓又更新了出差耍帅的状态时,才清楚地意识到,她的评论连南仓说声感谢的回复价值都没有。

对方一直的冷淡与不主动,终于战胜两人初始的残念,仅存的幻想将莞尔拽回冷静的现实。

看着他喧闹的朋友圈,无论是秀球技、秀歌技、秀书法、办案过程中的功绩、亦或是感慨单身没房没车的自嘲。为了抑制住自己想要忍不住评论的卑贱,莞尔终于把他删了。

“你把我删了是什么意思?”删后两天,南仓在回加的留言上这么问道。

“因为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和你聊天。”莞尔虽然心里忍不住小兴奋,但鉴于之前的折磨,还是说清楚了更好。南仓再没有回复。

“为什么不表白呢?”闺蜜每次看到莞尔这么纠结的内心戏,都很捉急。

“他性格实在太多变太浮躁,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我俩不适合。”

“你是自己给自己拍电影呢!”

归来

就在莞尔觉得与同事之间相处愈发痛苦的时候,某个下午,南仓添加好友的消息又蹦出来,没有留言。

莞尔纠结的心瞬间被解了锁,或许因为身边有了所谓的恋爱对象,跟南仓的相处能更放得开了。

“我怎么觉得这次你把我加回来之后,聊得更顺畅了呢?”

“因为我找到了跟你聊天的身份啊,闺蜜”

南仓在主动与莞尔聊了两次后,又不见了踪影,但莞尔开始坚信,两个人虽然不联系,但心里还是有彼此。

“这是联谊部门联系人电话,你俩商量一下周末滑雪的事宜。”老总递给莞尔一张名片,为了加强与兄弟部门的合作关系,莞尔授命与另一部门组织团委活动。

通过验证后,莞尔感觉对方微信头像虽然只是个剪影,但莫名有些熟悉。打开他朋友圈,南仓熟悉的身影显示在最近一条状态里。路乔,就是当时管莞尔要联系方式的那个人。

莞尔感觉热血一下涌到脑袋里,太巧了。当她兴致勃勃地将连成线的关系网告诉给闺蜜时,一向淡定的朋友都不得不承认:“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

“也有可能是孽缘。”

莞尔压抑住内心的小兴奋,没有主动将与路乔搭线的事情告诉南仓,她打算等成功组织完活动后,再给南仓一个惊喜。

对于迟迟没有敲定的行程安排,路乔给出了这样解释:“我们再墨迹也没有南仓墨迹。”

活动前晚,南仓打来电话“你是跟路乔组织了个活动吗?”“嗯~”莞尔压抑着心里的小雀跃。

“我能不能说The world is so small.”南仓欢快的语气与以往高冷的状态不同,和莞尔就像久别重逢的好友,聊了很久。

“有时间一起吃饭。”

“好”

大家都玩得很开心,莞尔把合影转发了南仓。

“哪个是你?”

“合着你压根就没记得我长什么样。”

“白羽绒服!”

南仓不知道,只因他的一句话,莞尔更加执拗地钟爱白衣服。

莞尔终于还是跟晨枫摊牌了。俩人持续了一个月的交往,在年会后被莞尔迅速做了了断。况且南仓的回归,也让莞尔的心一点都无法聚集到晨枫身上。

“要赶在情人节之前说清楚啦,要不更麻烦。”

“我还有机会吗?”晨枫的诚意是莞尔最不舍的地方。或许再也没有人像他这样放低姿态,在相处的过程中甘心情愿俯首称臣。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这么耗着你不好。”

“你跟我之前交往过的女孩不一样,我知道你的好,我愿意等。”

重逢

跟晨枫摊完牌,莞尔连顺风车都无心搭,就迅速约了南仓见面。俩人每次聊天都很投机,但也很婉转,双方像是试探,也像是拒绝,在好友与暧昧的基调上周旋着。

两人的相处仿佛彼此心照不宣,养成了一种特有的默契。无论见面聊得多么投机,第二天都不再联系。南仓回老家的头一天,莞尔给他留言。

“要回家了?”

“是”

“我会想你的。”

“米兔。”

没过多久,晨枫在八卦女的介绍下,相识了个富二代,那女孩无论从性格到处事风格完全与莞尔大相径庭。而晨枫,用八卦女的话形容,“陷进去了,不能自拔。”

莞尔觉得好笑,当初晨枫对自己说的话,她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跟同事炫耀。而这如出一辙的状态,让莞尔庆幸自己及时抽身,这种见一个爱一个的秉性,执着的莞尔实在不敢苟同。

春节过后,南仓依旧在外地出差,莞尔也是间或在他的朋友圈里通过评论聊上几句。

俩人的状态在经过几次见面之后,貌似熟络了一些,但还是保持着某种距离感。南仓也依旧会发一些表示孤独单身的状态,让莞尔琢磨不定。

一天在连发几条朋友圈后,南仓在微信问莞尔。“我是不是发的太多了?”

“哈哈,有点”

“那我再发一条,能接受吗?”

“今天发的挺正能量,我觉得还行。”

“U raise me up.”

莞尔坚信,两人已经产生了默契,就连对话都有了更多的熟络。即使对方依旧不主动联系,仍坚定地认为两个人的状态是她一直期待的那种平行线,不会迅速相交又迅速分离。

莞尔都能感受到每次谈起他时,自己不同以往的状态。她越发相信这辈子恐怕再也遇不上像南仓这么懂自己的人,甘愿与他这么一直平行下去。

喜欢就会主动,不主动就不是喜欢。当莞尔看着网上的情感分析时,南仓的微信却跳出来。

“下午有空吗?”

“你定。”

从八月的初次相见,南仓约莞尔三次都没见到,到现在一句话说在哪见在哪见,这种情感上的信赖未免比一般人慢了太多。但至少南仓已经过了三面,相处的感觉也更加自然。

俩人在KTV唱得热血沸腾,南仓现场版的粤语歌也唱得深情款款。

“如果那天我们都没参加活动,如果我们俩有一个先离开,如果你没有从窗户前走过,我们可能就不会认识。”

“而且没想到我后来还加了路乔。”

“你把我当哥哥还是男朋友?”

“我……”

结束

莞尔和南仓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南仓说莞尔太单纯,不适合自己。莞尔也感谢南仓把自己曾经放荡不羁的感情生活全盘托出。

两个人来自两个世界。用南仓的话说,面对莞尔,他“不忍心下手”。他说他骗过很多女孩上床,说过很多次“我会对你负责”的屁话。

莞尔也觉得,南仓混乱的私生活,终究不是适合自己的状态。到现在,莞尔都不确定南仓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这年头,重新认识一个人,解释自己的情感史和三观,双方进行心理上博弈和物质上的衡量,是一件极其费力的事情。

一个人单身久了,也就养成了一个人的状态,再挤进去一个人,从突破试探到顺利习惯,太难。

南仓发的状态越来越少了,不知是不是受到莞尔的影响。

不主动就不够爱,南仓说过自己不愿意主动是怕到时候分手让女孩伤心。这是一个很俗套又貌似很合理的借口。

主动就是爱吗,莞尔接触了那么多一上来献殷勤,转脸又找别人的相亲男,貌似主动也不是爱。

也许太渴望爱情,虽然直觉已告诉自己对方的态度,但幻想还是揪出些许细节来慰藉自己,对方还是对我有感情的。

正如一本书所言“虽然早已看穿对方拙劣的伎俩,但她们还是愿意去相信。以至于骗局变得很简单,你先信了这个人,然后无论对方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会信,甚至会自发地在心里帮他解释。

但是你的意识和潜意识却是如此分裂,一边做着爱情的美好幻梦,一边保持理智与清醒,于是一直活在爱与痛苦,信与不信的危险边缘。”

谢谢你,曾来过我的世界。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没有经历过爱情,却被相亲折磨得千疮百孔的姑娘们。在相亲中遇到纯粹的爱情不易,但也要相信,还要做最好的自己。

——END——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