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的我,失落的他,我们的感情再度出现了裂痕。

字体大小: [] [] []

真心话大冒险

KTV里,我和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引吭高歌着。很久没这么舒爽了,可以酣畅淋漓地想唱就唱,想干嘛就干嘛。

朋友小V提议,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都喝了点,正在兴头上,说玩就玩。

我们定了个规则:选择用手机表情包里的骰子来定胜负,点数大则胜,点数小则负。输的人自己选择真心话或大冒险,胜方来负责出问题。

很不幸,第一圈我就输了,只能自认倒霉,选了个真心话。小V像抓住了我什么把柄似的,开始提问:“你人生的最苦逼是什么时候?”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明知道我刚失恋,小V无异于伤口撒盐。我没好气地答她:“不是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吗?我怎么就这么点背,栽你手上!没你这样的啊!”

“废话少说,愿赌服输,快从实招来!”小V不免幸灾乐祸起来。我心里暗暗骂道,真是铁打的友谊,流水的朋友,必须友尽。

虽然我冲着小V翻了一万个白眼,但要说到自己最苦逼的时候,几乎不用犹豫就能脱口而出。这就好比揭开自己身上的一道道疮疤,日夜疼痛,如噬心蛊。

准确来说,这算是我人生中一段洗刷不去的黑历史。从未想过,历来清高骄傲的我,也会有一段被人嫌弃甚至是挑三拣四的日子。

至少,在失恋后的这几个月里,我始终没缓过劲儿来。

我不是北京人。大学毕业后,就顺理成章留下来选择北漂了。薪资虽不是很高,但不用依靠家人养活,能自给自足,还能在帝都感受一下浓厚且异于家乡的文化氛围,这样的生活里,没有唠叨和叮嘱,只有随心所欲。

渐渐,我也就习惯了这样背井离乡却自由自在的生活。大学时期,家长们总是说着,要好好学习,不要恋爱耽误学业。可事实上,毕业后找对象这个事情,其实还蛮难的。

单身狗们既要搞定初入社会的各种疑难杂症,还要在茫茫人海中众里寻他千百度,再加上北漂的各种生活负担,一切都让人感觉压力无穷大。

可偏偏这个时候,家长们却开始左一个右一个电话地开催了:“你不小了,要抓紧解决下个人问题了。那谁谁家的女儿都结婚了!你怎么还能让自己单着,条件也不赖啊!”

我就在这样的电话轮番轰炸里,首度陷入了恐慌。难道,我才刚毕业没多久就要变老姑娘,没人要了?迫于压力,在谈恋爱这个事情上,我开始变得积极了点。

以前周末,喜欢宅家里刷美剧韩剧,我开始主动出击走向人群,多参加社会活动;以前只和闺蜜们逛街喝咖啡,也开始学会泡各种社交平台,希望能结交更多朋友,扩大自己的社交范围。

外地人

和他能走在一起,纯属凑巧。我们在同一个写字楼上班,经常电梯里遇到,此时他未娶,我未嫁,看对眼了觉得是那个人,也就转角遇见了爱。

现在回忆起来,有些记不清楚是他还是我主动。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正的黑暗时刻正式开启了。

起初,两人相处,在情感日益升温时,所有都看起来岁月静好。直到过了几个月后,他说去他家附近看电影,事情才发生了变化。

那天电影散场,我们手拖着手在路上慢悠悠地走着。电影院离他家不过数百米距离,突然,他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般,猛地甩开了我的手。

我一下子懵了,这是哪里来的洪水猛兽,以至于他要如此举动。我抬眼一看,是一对和我父母年龄相仿的老两口,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当下的气氛好不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果不其然,如我料想一样,这老两口是他父母。都说人在潜意识下的肢体语言最能说明他的内心真实意愿,看来,在他心里,并不希望我们的这段感情在他家人面前曝光。

我们之间因为此,第一次出现了嫌隙,也有了冷战。向来耿直如我,早就把我和他的感情发展如实汇报给了家人。冷静下来的日子里,我想了很多。

心里一方面在为他开脱着,猜想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而冷战的话,会不会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

一方面又觉得,两个年轻人谈恋爱有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我想不明白,他的刻意隐瞒,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不喜欢不清不楚继续下去,都说“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如果说,我连在他家里“被认证”这个环节都缺失,那么接下来的日子也一定不好过。

见他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任何行动。我下了决心,主动提了分手。

直到过了一个礼拜后,他满脸写着歉疚地来找我,才知道这段日子里的他,夹在中间异常痛苦,不断在做家里工作。

在正常的年纪做正常的事情,我一万个不理解,谈个恋爱何至于要做这么久的“心理建设”,嘴硬心软的我说出了心里疑问。

他欲言又止,为了缓和我们的矛盾,最后不得已说出了实情:“我母亲希望我找个北京的本地女孩,而不是外地人。”

“可是,你父母也不是北京人啊,不也是从上海来京打拼后选择留了下来吗?感同身受一下,谁都是爹妈生的,谁也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地呀!”我气急地回道。

“说是这么说,但真正到了实际中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当父母的肯定希望孩子好。”

“嗯,和我谈恋爱就是对你不好,这不正好嘛,反正都分了!”

“别闹了,我在中间也很不好做。给我点时间让我做做家里工作,好吗?”

看着焦急的他,我有些心疼,只好同意给他半年时间来做家里的工作。但这个事情,就如一根鱼刺如鲠在喉,总会时不时地出来扎我一下。

我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在现实面前,竟变得如此狼狈不堪。

一天,他兴冲冲地跑来找我,神神秘秘地对我说:“有好消息了!”在这种氛围下,有些疲惫的我并没有他预期地兴奋:“哦?是什么好消息?”

“我姑姑从上海过来了,全家设宴请她吃饭,我妈让我叫你一起去。”我听着这话有点刺耳,就像是在恩赐,怎么也提不起兴致来。

或许,这个远道而来的亲戚,是“说客”也说不定。不管是哪方邀请来的神秘嘉宾,我怎么也要去会一会。

把自己精心地拾捯了一番,略备了些薄礼,我内心忐忑地赴了宴。他姑姑长得慈眉善目,一看就是很好打交道的人,见到她我反而觉得很安心,紧张地情绪一下子就舒缓下来。

他父亲并不多言,平日大概家里都是妻子说了算。席间,姑姑和他母亲一直在打量着我,中间还小声地耳语着。

我当时真希望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自己像只待宰的小羊,任人挑三拣四。

他母亲眼神凌厉,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从我内心来说,是不希望你们在一起的。但看你们这么执着,也是真心相爱,那我作为长辈,也不好说什么,希望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

那一晚,桌上的菜肴什么滋味,可想而知。整晚,我表现得文静恭顺。后来,他告诉我,姑姑很喜欢我,让他好好待我。

我不由得从心里感激这个一面之缘的长辈,如果他母亲也是这样,该有多好。

试探

这次过后,既然都见过长辈了,那么接下来去他家里做客,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却不曾想,我跌入了一次又一次的“试探”漩涡里。

他告诉我,母亲喜欢“听话乖巧”的女孩。于是,每次用餐完毕后,我都和他母亲“抢”着洗碗。当然,我次次都能“抢”赢。

在厨房“教导”我时,她总会念叨着:“在我们上海,都是女人做家务,男人在外打拼事业,女人就是男人的精神后盾。”说着说着,还时不时地提醒我这个物品该如何归类,那个碗筷该如何摆放。

我以为我们可以这样相安无事下去。一天晚餐时,她提到隔壁邻居家的某某,总是带不同的女孩子回去见家长。

她用一种不可思议地语气说道:“你们说,他们家怎么想的,换女朋友这么频繁也就不说什么了。每次给见面礼,还都不菲!这也不看看到底最后能不能成,我都替他们不值!”

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从见面到现在,我没得到任何见面礼,也就意味着他们家还不是真正认可了我。因为,在他们心里,只要没走到最后都不算成!

我低着头,没说话,埋头吃着碗里的饭,味同嚼蜡。他用胳膊怼了怼我,赶紧冲我使了个眼色,我没明白他的意思,继续夹着菜吃着。

等到我将饭后的家务都干完,他跑过来小声对我说:“你怎么尽挑饭桌上的新菜吃啊!我妈都看出来了,你从来不吃剩菜,只吃新菜。这样不好。”

我反驳道:“我怎么知道哪个是新菜哪个是旧菜。再说了,我来你家是做客。你有见过让客人吃剩菜的道理吗?我在家从来都不吃剩菜,难道跑你家来吃?”

“你小声点,别让我妈听见了!”他捂住了我嘴,紧张地看了看外屋。“反正我妈说观察到你这样,你下次注意点就行了!”

怎么什么奇葩的事情都能被我碰到,我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就蹿了上来。“我注意不了,这是习惯问题。反正我家里从来不会让客人吃剩菜!”

“也对。反正在你们家人眼里,我还是不被认可的人,能不能成还是后话呢!”我轻声撂了一句话,和他家人打了个招呼,就回了家。路上,我边走边哭。骂自己活该,都是自作自受!

属相六冲提出试婚

就这样,我们进入了新一轮的冷战。可随着相处的时日增多,分开时他的种种温柔和心细又总是会让我十分想念他。

我既不想委曲求全,又不想失去他。这种煎熬和落差,让我每晚都睡不好觉。彼此冷静了一段后,他再次找到了我。

“唉,你说你至于嘛!难怪就像我妈说的一样。”他叹着气说道。

“你妈说什么了?”我疑惑地问。

“我妈说,我们之间相差六岁,按照我们上海的说法,差六岁是对冲相克的。所以,我们才会不断吵架,所以她才不看好我们!而且,我妈认为,从属相上来看,是你会克我。”

外地人,属相相克。这一个又一个说辞,就像连环套一样,把我套得死死的。我连辩驳的机会都找不到。“那我们还继续干嘛?按照这种说法,我会克死你的!”

“我们别闹了好不好?我妈说想请你去一趟家里,坐下来聊聊。”

“你的想法是什么?我只想知道你自己的想法。也认为我会克到你吗?”

“我要这么认为,就不会来了啊!你怎么不明白呢?”

听他这么说着,我暂且放下了心里的委屈,决定和他一起面对,只要他坚定,那我就没有理由不坚定。

到了他家,长辈们的表情都有一些凝重。我怯怯地喊了声:“叔叔、阿姨!”,便杵在了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他母亲首先开了口:“坐着说吧。阿姨这次叫你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你们属相犯了六冲,这是事实。你看你们在一起后都吵过几次了。但我儿子很重感情,也放不下你。”

她顿了顿,又继续道:“阿姨想了一个办法,可以缓解你们的矛盾,也可以让你们有更多时间来相处,来看看你们到底是不是适合彼此。”

我没吭声,倒是愿闻其详。她看了看自己儿子,又看了看我,说:“我和叔叔商量了一下,希望你们两人试婚。”

“试婚”?我以为我听错了,没想到这老两口还挺前卫的。当着他们的面,我没有反驳,只说回去考虑考虑。

但我心里当下已打定主意,必须坚决坚守自己的底线,那就是绝无可能这么做。

我是家里的独女,不说我自己,就算家里父母也不会让我这样做。更何况,如果真的答应,按照他们的逻辑,合适倒也罢了,若是不合适,我一个姑娘家以后还怎么找对象?

这事过后,我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既不回答也不反驳。见我没有任何回应,我想他们家里应该清楚了我的想法,便也不再提起。

工作地点必须直径三公里内

工作的忙碌,让我很快忘记了这些不愉快。由于我的不懈努力,公司把我抽调到了总部做财务,只是离他家有近20公里的距离。

每个周五,为了赶他们家的晚餐,就变成了我比较头疼的事情。他母亲喜欢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而我的新工作地点,明显让我不可能及时赶上,因为北京的交通不是我说了算的。

我眼见着他母亲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却也想不出来什么辙。每次只好硬着头皮,用多做家务来弥补。

一天,他母亲把我叫到了房间里。对我说:“你能辞职吗?”我一头雾水,刚去了总部怎么可以辞职呢?

“是这样的。我们家找媳妇,是希望她将来照顾我儿子的,那么她的工作地点范围势必只能在我家附近三公里的距离。”

“而且,你看你现在做的财务工作,现在很多新闻都说了,财务工作做得不好容易坐牢的!太危险了,阿姨为你好,觉得你还是应该换个工作比较好!”

我觉得我当时的表情,一定非常难看,简直是哭笑不得。这都是什么逻辑理论,我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没表态,想用上次的方式将这件事情平息下去。

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了一个令我难过的事实。无论我多么努力,无论我多么用心对待他母亲或他家人,拼命想要去融入他们的家庭,都是徒劳,只是在做无用之功罢了。

我无意中,在他的手机短信里看到了这样一条短信,来自他妈:我告诉你!儿子。一个女人如果爱你就会给你做家务,甘心情愿为你做保姆,会为了你放弃一切!如果她不愿意这么做,那就是不爱你的表现!

看到这些,有如晴天霹雳。我和他之间,总有这样一个人,在教导着他和我应该怎样做。我忽然有些同情和可怜他,他就像个三明治的夹心,永远夹在我和他母亲当中,里外不是人。

摇摇欲坠的爱情分崩离析

不知不觉,在一次又一次的折腾中,我们在一起两年多了。家里也开始催促我,把该定下来的婚期早日商定好。

他家里也渐渐适应了我的存在。当然,我的低眉顺目起到了一定作用。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坚持下来的,就像个小媳妇儿般。

最好的理由,是因为有爱,爱他所以放低了自己。然而,现实总是比想象的更残酷。

约定婚期之际,我满心欢喜。不管这几年经历了什么,我和他也算是苦尽甘来,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一日,去他家。他母亲非常严肃地和我聊了关于结婚的事情,并约法三章:

一、老家的亲戚最好不要来京,即使来京他们也绝不会接待。

二、两个人相处不能吵架,做女人的必须要让着男人。

三、婚后,开始独立过日子了,女人就要多做家务,以照顾家庭为主。

听完这些,急脾气的我立刻回应着:“阿姨,我家又不是农村的。您放心,我家里没那么多七大姑八大姨。”他也有些发傻,不知道他家人唱的是哪出戏。

我没想到,这还没过门呢,就开始“立法”了。等出了他家门,我就连珠炮地发问:“不要欺负我北京没有家人在,你们家是何方神圣?还没结婚呢,就给我一个下马威,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我妈就是一个特别严谨的人,她没想给你下马威,其实她就是想把事情说在前头,这样省去以后有麻烦。”

“有什么麻烦?你们这样就是在找我麻烦!”

“你别生气,你要是有不同看法,我去和我妈说就是。”他为难地说:“我知道,我妈这样做有些让人接受不了,不过细想想,她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道理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出来?”我越想越气,即便未来婆家是贵族也不能这样吧,好像我嫁过去是占了他们家大便宜,如果真有这想法,这婚不结也罢。

我看了一眼颓丧的他,说:“你家里约定的这些,毁了我对婚姻的向往,我没有信心了。”失望的我,失落的他,我们的感情再度出现了裂痕。

后来,他家里有老人过世,我放低了自己的姿态,主动上门慰问。

这次,他表现有些冷淡,对我说:“我们家商量过了,约定好的婚事可能要晚一年再办了。我们家的规矩需要守孝一年,不宜办喜事。”

没和我商量,婚期就这样延后了,还是我没法拒绝的理由。

我不甘心:“那即使不办婚事,房子什么的也可以先装修着,不耽误吧!还有,你得给我家里一个交待,至少打个电话告知一下我父母你家里的情况。”

“我妈的意思是,一切都搁置。我也没心思和你说这些了,明天我要回上海。”他满脸哀伤地说着。

见他这样伤心,我没继续追问。想着等他回来再细聊,却不曾想这段感情走到这里,就真的没有了以后。

等他回京,给我发了一个短信:和你说声抱歉,你父母那边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你来和他们说事情原委把。也许,这些都是老天注定,我们没有缘分。对不起!是我耽误了你。

看完短信,我把所有有关他的物品、文件、甚至是联系方式,通通扔掉和删除。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从此以往,再也不会有人可以挑剔我。

我心里释然了。也好,我想这辈子,我们一定老死不相往来。

——END——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