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那么喜欢他,就像他也没那么喜欢我。

字体大小: [] [] []

曾经一直认为:如果不是全部,就等于没有。

后来越来越明白,很难,很难,再拥有全部。

相识

北京,阴天,大雾。能见度不是很高,飞机延误。

出差一周准备返程时,我收到他短信:在机场出口等我。一种莫名情绪爬上心头,有些受宠若惊。

相识到现在,已有数月。那是一次微信群的同城聚会,他是群里的风云人物——笑游,这个名号在群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如其名,说话幽默风趣,喜欢逗贫耍笑。

我是被好友猫拉入的群,彼时的我们正单身,每日过得没心没肺,百无聊赖。能认识一帮好玩有趣的人,自然乐意前往。

那段日子,聚餐、喝酒、K歌成了我们这拨人的周末必备。起先,来参加活动的人是成批的,之后,各自总有一些自己的事情忙活着。渐渐地,聚会就变成了固定的那么一小撮人。

其中,就有我和他。还记得初次见面,出于对这个风云人物的好奇,我多看了他两眼。他有着内蒙人特有的四方脸和鹰钩鼻,身材高大。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有些严肃,笑起来又带着一丝邪气。

猫和我说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比如,他向来对人对事稳准狠,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比如他身边从不缺女人,只要他想要的,几乎没有不得手的;比如,他似乎不缺钱;比如,他刚刚失恋。

用猫的话来说:“这种人其实挺危险的,但正因为危险,能吸引到无数姑娘甘愿为之蚀骨销魂、以身试险。”

我问猫:“那你就没动心过?”猫诡异地冲我眨眨眼睛,反问一句:“你说呢?”

我似懂非懂。动不动心不重要,玩的时候开心聚,不玩的时候远离是非,爱谁谁。反正人生苦短,懂的讨自己开心,最重要。一个比我们大五六岁的钻石王老五罢了,用不着太神经紧张。

当晚,也不知怎么的,他竟入梦了。我梦见他身骑大马奔驰草原,一骑绝尘,好不潇洒。醒来后,不由得嘲笑自己,不过一场梦,不必当真。

赴约

第二天,是周五。临下班时,意外地收到他的邀约。我以为还和之前的聚会一样,不假思索,问了地址就直奔目的地。

那是一个城区里的蒙古大包,四周高楼林立,乍一看像是个奇葩的存在,我掐了掐自己,确定这不是梦,心想:这儿要是真的草原该有多好。

他是内蒙人,说不定这次聚会就是他提议的。我掀开厚重的门帘,走进去一看,原来这里是饭店,倒是暖烘烘的,很有创意,是个舒适的聚餐地。

再一打量,我出糗了。整个屋子里除了他,竟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人。如若不是有他,我还以为自己进错了房间。

他冲我招了招手,“来了”,简短的两个字,用他磁性浑厚的男低音说出来,竟那么理所当然。我像块木头一样,几乎是挪走着到了他跟前。

他拍了拍身侧的空位,让不知所措的我落了座。一顿饭下来,没有明确的介绍,没有多余的解释。我就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赴约吃了这莫名其妙的晚餐。

席间,在他友人意味深长的眼神中,我被“劝”喝了几杯,酒量不错的我喝得小脸红扑扑,倒是没上头,脑子依然清醒着。

我如坐针毡般,不太适应这陌生的饭局。很想问问他,怎么一回事。但看他和友人推杯换盏,正在兴头上,也不便深问下去。

好在,桌子上摆满了很多蒙古香喷喷的饭菜,各种奶茶、奶酪,手抓羊肉等美食。一向贪嘴的我,很快把这些人抛之脑后,自己倒也吃得开心。

等到酒终人散,我瞥了一眼笑游,却发现他正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注视着我,眼神交错,复杂而灼热。他喝了个大红脸,却像没事儿人一样,对我说:“走吧,送你回家。”

一路上,我不问,他不语,两两沉默着。好像不知道话题应该从何说起,干脆都不再言语。空气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凝结、聚合、迷离。

终于到了家,他略带着嘶哑的嗓音在我身后响起:“早点休息。”我不敢看他,迅速抽身上楼。还没走到家门口,“嘀嘀”一声,是他的短信——晚安,丫头。

一下子,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击中了我。有点懵,也有点傻,还带点欣喜愉悦。这句“晚安”,也许他出于礼貌,我想“安”却不能了。

当晚,我就失眠了,辗转反侧。反复琢磨回味着他的那个眼神,那个眼神让我悸动,让我感觉自己在他心里是特别的。掠过后,又好似云淡风轻的不曾来过。

发生的意味着什么呢?一切似是而非,好像什么都不是,又好像有些什么。

这天以后,大家还是会照常聚会。还是那些人,还是那些花样,万变不离其宗。在别人面前,我和他之间,不论距离还是相处,也如常并没有任何分别。

我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也许,在他眼里我就只是个小丫头片子。嗯,我必须为此深信不疑。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继续没心没肺下去。

接机

直到收到他要来机场接机的短信,内心有些忐忑,他总是出其不意,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

下了飞机,我着急忙慌地拎着行李,按照他告知我的地址找出口。飞机延误了大概一小时左右。走出自动门,我四处寻找。

“滴滴叭叭”,车子喇叭声让我很快找到了他。让他久候多时,我歉意地笑了笑。跨入车门的那时那刻,感觉温暖。

接下来,我不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甚至有点不知所云。因为,温暖得有些不可思议。车里放着让人轻松的音乐,出差的疲惫让我毫不设防地睡着了。

等我醒来,发现他一直没打扰我,只是在旁看着,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他轻声问:“想吃点什么?”

我表示,出差吃得太油腻,想吃点清淡的。于是,他带着我喝了爱喝的汤,又去看了场当下最热的好莱坞动画片。

黑暗中,他的眼睛闪闪发亮。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眼神交汇着彼此的视线,我装作不知道却也掩盖不了内心的慌乱。忽然,他不由分说地拉住了我的手,带着些霸道。

我的脸似火烧,还好,黑暗中看不见。不然,我得多窘迫多紧张。

电影讲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他时不时地看看我,两只手握在一起的温度让我掌心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潮湿而黏腻。

身边这个在此刻给我温暖的人,他的微笑,还有我们偶尔的喁喁细语。所有的一切,让我莫名紧张。我尝试着大胆地看向他,眼睛里有湿润,还有些许委屈。

这算是一种交换吗?用这样的形式,交换彼此的信任,还有温暖。我不知道,有些迷糊了。

但可以确认的是,这样的我,就好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他制造的这种暧昧氛围里有些沦陷了。

 若即若离

和上次一样,这次之后,我们又回到了自己正常的生活里。

我会时不时看他的动态有没有更新,留意字里行间透露的心情;会时不时关注他在群里的发言;还会在聚会时留意别人谈及他的一切。

这种情绪,就像是一个人的自娱自乐。期待着、揣测着,起伏跌宕都因为这个人的言行举止而变化。

他也会偶尔给我发来讯息,譬如“丫头,你在做什么?”,“丫头,天冷了注意保暖”,“丫头,想你。”

每次都是只字片语,没有后序。就好像在听连载故事一般,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我有时候会回复,有时候却不知该如何回复。用社交工具交流的心情,在揣测对方心意,反复删除修改的同时离真实已越来越远。看不见,听不着,更抓不到。千言万语抵不过见面片刻。

是的,我想再次见到他。我喜欢在他面前窘迫紧张的自己,喜欢在我面前放肆霸道的他,更喜欢彼此之间似有若无的默契。

隐约中,听猫提起,说他分手的女友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漂亮伶俐,还是她们那个圈子里的风云人物。分开后,两人都很潇洒,照旧活的风生水起,波澜不惊。

言下之意,这两人似乎彼此没什么羁绊。偷偷地,我竟有些开心。也许,他是喜欢我的,就像我在喜欢着他一样。不论是谁,不论多优秀,都已成了过去式。

我不必探究或是定义什么,只要顺其自然就好。他的只字未提,抑或是不明来意,说明不了什么。我安慰着自己,也给这段关系找到了个完美的借口。

未开始已结束

一日,猫拖我出去K歌,他在。我们眼神凝聚,然后交错。此刻的他,完全像个陌生人,面前摆着好些空酒瓶,烟灰缸里有好些剩下的烟蒂,他双眼发红,有点憔悴,像是醉了。

看起来,他并不开心。我只是安静地在旁,即使心里乱如小鼓,却也控制着自己没问,是不知道用什么身份来关心。毕竟,在旁人眼里,我们和之前并无区别。

我只是不停地唱着歌,用或忧伤或激昂的旋律来替代心那头泛起地涟漪。

散场,他主动要求送我回家,我没拒绝。刚才还有些醉意的他此刻却异常清醒。“去我家吧。”他突然冒出这四个字。

我以为他开玩笑,也大胆地回应着:“好啊,不过你得答应我绝对不碰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蹦出这么一句话。

我意识到,这句话在这个时间这个场景下说出来,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挑逗意味。

“我保证。”他说话总是这么简短。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车已急速驶向一个我完全未知的方向。没想到,他竟答应了,还那么认真。

我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后悔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的提议。一路上,车里出奇的安静,我甚至能听见他手表秒针的走动声。

我还从来没去过单身男人的家,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我是喜欢的。心里像有数只蚂蚁在爬,有好几个声音在同步拉扯着我,“去”、“不去”、“怎么办”、“他应该会守信吧”……

还在犹豫纠结中,到他家了,屋子倒是出乎意料地收拾得很整洁,他指了指客房,告诉我晚上可以睡那里。“那你呢?”我紧接着问了一句。

“我当然睡自己房间,不是都约定好了吗?难道你想…” 他狡黠地揶揄着我。当下,我红了脸,没好气地说:“我要睡了,你赶紧出去!”

在他踏出房门的一瞬间,我立刻反锁了门。背靠着房门,我打量着房间里的设施和陈列,心跳地厉害。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着不错的品位和别具一格的魅力。

这一夜,我几乎没怎么睡,虽然门反锁着,却又会猜想着他会不会有房门钥匙。总会竖起耳朵来,细听屋子里的动静。哪怕有一丁点的响动,都感觉是他在做着什么。

房间里充斥着这个家主人的气息,无处不在,好闻到令我心生动摇。或许,我也是有些期待着他来的。不知不觉,在忐忑中,就睡着了。

和说好的一样,相安无事。等一觉醒来,我对他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觉得他不像猫说的那样凉薄,至少,他对我是尊重,也是小心翼翼的。

起床后,我简单洗漱了一下。走到客厅,发现他独自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地板上放着几罐刚刚喝完的空啤酒罐。

“怎么一起床就喝酒?”我皱了皱眉。

“来,陪我喝点。”他拿起一罐递给我。

我没有接,并不想刚起床就空腹灌自己一肚子酒。虽然我素来酒量不错,但只有啤酒,我是不习惯的。

他让我坐他身旁,他的声音就像是有魔力在召唤一般,总让我无法拒绝,只好乖乖地就范。

“谢谢你能来。”他竟对我说了谢谢。

“你好像不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终于问出了一句想了很久的话。

他眼神变得深邃,失去了往日微信里的活跃,认真地和我探讨了一些生活困惑,紧接着提到了他的前任。

不依不舍的语气里,透露着他对那个她的宠溺和爱意。他诉说的一个个他们之间的故事,让我妒忌。

我就像个不存在的人或是空气,而他,眼神时而空洞,时而温柔,更像是在自言自语,又或是在倾诉着什么。

我相信,这些话他从来没和其他人说过。这一刻,我觉得他好孤独。就像《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紫霞仙子最后看着他背影说的那句话:他好像一条狗啊。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和我说这些,不知道自己该用一种什么心态或表情面对他,我只觉得自己可怜,甚至有点多余。

我生气了,猛地站起身来。他却不由分说地一把将我拉入他怀里。他的力气很大,嘴唇几乎贴近了我的脸。我被忽如其来的男性气息包围着,这种夹杂着烟草和啤酒的气息令我眩晕。

一瞬间,我闭上眼,有种溺亡的感觉,大脑已经不会思考。潜意识告诉我,我和他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对劲。我的骄傲告诉我,我不允许接下来的事情发生。

我开始挣扎,拼尽全身力气地推拒着他。也许,我是白费力气,毕竟,在身材高大的他面前,我是那么微不足道。但我还是很顽固地和他拉扯着,抗拒着。

“你不是说过不碰我的吗?”我几乎带着哭腔喊了出来。听到这句话,他愣了,停顿了下来,用特别懊恼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松开了手。

然后,他起身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问我:“你饿了吗?我去煮面。”

看着转身下厨房去煮面的他,我的心里兵荒马乱着。他怎么可以这么镇定?到底把我当什么?我觉得愤怒,觉得不可思议。

这样的他,看起来好陌生,可以忽冷忽热,忽近忽远,说走就走,不会有抱歉。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他。或许,我应该感谢他在这一刻放了手。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决定回家,他也不再坚持送我。我心里清楚,有些事情还没开始就已结束。

 相忘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不再联系。这个人在我的世界里就像人间蒸发那样彻底。工作忙碌起来的我,甚至也抽不出太多时间来参加聚会。

再后来,猫告诉我,笑游和前女友复合还结婚了。我笑了笑,像在听一个别人的故事。

忽然,我想起他微信个性签名的那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有些事,不会有结局。有些事,也不能当没发生过。心里清楚,和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是不一样的。

我想,或许我没那么喜欢他,就像他也没那么喜欢我。

——END——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