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的时候可以互相取暖,不需要的时候就像单身一样。

字体大小: [] [] []

不是所有的感情,最后都以分手告终。有时,它又变成了另一种关系。这种关系,往往说不清也道不明。

分手后的这些年,我时不时会去打探小贝(前任)的状态。从他的豆瓣、微博、twitter、facebook、ins,甚至是LinkedIn去关注他。

有时小贝也会自己主动汇报,无论我们俩人是处于单身还是各有交往对象的情况下。

闺蜜有几次实在看不过去,对我说:“你俩复合吧,求求你们了!这样对身边的人比较公平。你俩简直绝配,就不要再去祸害其他人了!”

我不屑一顾地反驳着:“不可能。我连自己还爱不爱他都不知道,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那你干嘛不好奇其他前任?”闺蜜不能理解。

“我也不知道。”我冲着闺蜜茫然地眨了眨眼。作为25年的闺蜜,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的了解就像另外一个自己,我说的话她信。

然而,在这之前我的定义里,前任是一个该彻底消失灭绝的群体。最好是从分手那一秒开始,就地屏蔽。我也一直这么贯彻下来的,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和前任牵扯不清的一天。

我和闺蜜都喜欢小动物,在她眼里,我是一个善良而有原则的人。看到网络上有关流浪动物领养的讯息,我们都会毫不犹豫转发,还热心地问身边朋友同事有没有领养需求。

看到弱势人群被迫居无定所,我也恨得牙直痒痒。前一次离职,是因与那家公司总监不和,我大吵一通后,直接拎包离开了任职六年的公司。

让闺蜜大跌眼镜的是,我这么一个“有原则”的人会栽在他手里。闺蜜质疑我:“你离职时候的那股子劲儿去哪儿了?”

我的解释是:“其实不过就是偶尔了解了一下近况而已,极少联络,更没有见面。甚至一年聊的次数不超过三次,来回对话不超过9句。”

“不然咧,你还想怎样?”闺蜜无可奈何地问。

“我只是想告诉你,没有你想象地牵扯不清。”

我顿了顿,带点鄙夷地:“我瞧不上他,以前就是,现在更加,你看他那样,俨然一副中年油腻男子。让我反胃。”

我和小贝在一起一年半时间,没少吵架,分分合合大概四五次,几乎次次都以他妥协告终。闺蜜的总结是,小贝还是很爱我的,但他也同样怕我。听起来,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情感。

当一个男人怕一个女人,或许这份爱就变得没那么纯粹。我也承认,在感情世界里我绝不是一个省心的人,要求太多,一般人很难招架得住。

哪怕小贝各种千呼百应,也最终被吓跑。小贝曾和我说过:“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这么好过,掏心挖肺。”

“那说明他真的在乎你。”闺蜜很中肯,听她这么分析着,恋爱时的很多场景瞬间历历在目。

一次吵架,小贝电话里冲我嚷嚷:“我爱你甚至胜过我家人,还要怎样?”那次,是大年初二,我一个人赌气去了大理,让他来找我。他回家过年才两天,挂了电话,二话没说抛下父母就飞来了。

我知道,小贝说的都是真的。我因为急需用钱,问他借。他想也没想就把钱给了我,他亲哥买房问他借都没借着。我想去巴厘岛,他即使忙得不可开交,也立马请假做好攻略买了机票就带我去了。

还有一次,我俩相约去日本。他从出差地直接过去,到的比较早。本来说好在机场等我,结果那天我们在微信里吵起来,我一气之下直接关机,自己乘坐的航班晚点了也不通知他。

结果,不知情的小贝像热锅上的蚂蚁,眼巴巴地在机场出口等了我一下午。等到终于见到我,他冲过来搂住我的第一句话是:“都怪我哈,我特别后悔,恨不得大嘴巴抽我自己。真害怕你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安全问题,我们不要吵架了,好吗?”

“这么爱,那干嘛要分开?”闺蜜疑惑着问。

“姐姐,不是我提的分手。他说他一直都在妥协,压力太大了。时刻担心害怕我会生气,会不高兴,会失望。我难过他比我更难过。这一年多,他仿佛头上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上来气。”

“那你们现在这种状态,他就变得更好了?”

“大家各自都很忙,哪有时间想其它的。反正小贝和我说,只要我过得好,他就放心了。”

“是啊,他对你的好可以说毫无原则了!你们真是奇怪的两个人。”闺蜜表示不可理喻。

虽然分手了,但我在伤心难过的第一时间想起的还是小贝。后来,我再度失恋,对方是个极其依赖母亲的人。当时,小贝在广州出差,我直接飞去广州找他。

闺蜜对我说:“你是不是疯了,这样不是刚好让他看你笑话吗?更何况,你从没想过和某某和好吗?万一你们和好,他知道这件事,不管你俩有没有发生什么,这都是说不清楚的!”

我不置可否着:“一,小贝就是陪着我在酒吧待了一晚上,聊了聊彼此近况而已,啥也没发生,我也不想发生啥。二,我不可能和某某复合,他这辈子只适合和他妈过!”

“那对小贝的现任也不公平啊!”

“我知道他有女友,我们啥也没干啊,我连他的肩膀都没用。”

“那没女友呢?是不是就用了?”

“也不可能。你知道我瞧不上他。”

“那你到底爱不爱他?”

“我不知道。”

我们就前任的感情话题好像又回到了原点。闺蜜一直无法想象我这种“瞧不上还能在一起”的爱情。

我不是缺爱的人,父母双全且恩爱,独生子女。性格内敛,不善言谈不爱交际。和小贝的感情,我好像一直在挥霍或享受着他毫无条件对自己好的感觉。虽然,小贝性格高调张扬,甚至有点嘚瑟,我们完全不像一类人。

“你和小贝之间,无解。如果一定要一个答案,大概就是他前世杀了你还分尸了,所以这辈子要来倾尽所有还你。”闺蜜开始用某种宿命论来诠释着。

“不知道。我只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爸妈外,最安全的人。这些年他一直像亲人一样存在。”

我们分手是小贝主动提的,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此前,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爱他,但分手时我却表现得要死要活,死缠烂打了半年多。几番折腾,直到以一段新的感情告终。

闺蜜挂着副十万个为什么的脸,问我:“你这是在干嘛?不是连爱不爱都不知道吗?”

“我受不了失去一个亲人。”

“你还可以找下一个亲人。”

“不会有了。”

确实这些年,从来没有一段感情的结束让我如此痛不欲生。有段时间,我瘦削得不成样子,大概更多的是不甘心吧。

“我俩之前也分过,分好几次了,都是我主动提的,但没过多久都能和好。这次是他提的,男的狠起心来真特么可怕!”

后来,我三番五次找到了小贝,想知道他为什么能放下,为什么要如此狠心。

他说:“不要这样,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以后,你需要我的时候我还是会无条件帮你,但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我害怕有一天,我们的相处模式会挥霍掉彼此所有的爱。”

“我们之间没原则问题啊,人是会变的!”

“你不会变,我也不会变。能变的只有我们的相处模式。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

但是,和小贝分开后,我真的变了。后来,我又谈了一段恋爱,就是那个依赖母亲的某某。似乎突然像遇到生命里的真爱一般,我无条件地对这个男人好,无微不至。

但他在情感里与从前的我是同一类人。还是从前那种可怕的相处模式,只是男女主角反过来了。

闺蜜有些不可置信地问我:“这还是你吗?为啥我感觉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我好像找到了初恋的感觉。”

最终,“初恋”背叛了我,不仅在享受着我无微不至的同时勾搭网友,还事事听从他妈的话,恰好,他妈并不喜欢我。

我忍无可忍,提出了分手。闺蜜以为我又要不死不活了,令她感到惊讶的是,这次并没有。

我只是默默把这男人的东西全部扔了,把家里重新布置了一遍。剩下的,该上班上班,该逛街逛街,该健身健身。对这段我付出最多的情感处理,冷静得出奇。

闺蜜很担心我:“你有啥不要憋着,哭出来。你这样让我担心你会不会垮掉。”

“我也觉得奇怪了,为啥我这么冷静。我觉得自己明明很爱他啊!我不确定爱不爱小贝,但我肯定爱他。”

最后我总结:“大概是因为对他,我倾尽所有力气,没有多余力气恨他和缅怀了吧。”之后,某某像我之前死缠烂打小贝一样,纠缠了我好几个月。

写邮件,发信息,打电话,甚至跑到我公司求复合。我都很坚定地没有同意。我好像忽然明白了些什么,有些懂了小贝当初的分手决定。

故事最后,是在今年初,小贝和我都结婚了。小贝曾对我说:“你结婚要告诉我,我一定来。”我告诉他:“可以,我安排一个前男友桌,座位十万一张,可以提前订座。”

事实上,我没有办婚礼。老公是个大学教授,大我5岁,人靠谱实在。我俩是通过社交平台认识的,默默友邻了好多年,突然有天就在一起了。

或许,这就是缘分,冥冥之中早已命中注定。我们兴趣相投,都热爱自由并给对方自由。

“需要的时候可以互相取暖,不需要的时候就像单身一样。”

“是亲人吗?”闺蜜问。

我没说话。

我也想知道,在小贝心里我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但他结婚后,我把他拉黑了。这样,我们就再也不会牵扯不清了。

只是有天偶然听朋友提及他和他妻子,小贝说:“她很好,很独立。我俩平时基本各忙各的。但会一起过周末,一起看某部豆瓣高分电影,就像朋友一样。”

“只是朋友吗?”

这次换成小贝没有说话。

——END——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