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人们的爱恨,为你加冕。

字体大小: [] [] []

 

致、我最亲爱的:四爷

你是否看到了那个羸弱少年,单薄的肩膀在风中微微颤抖。你是否看到了那个苍白的少年,憔悴的唇角扯出明媚的笑容。你是否看到了他?漆黑的瞳孔中散发出的不屈与坚定,以及,怎么都无法抹去的,淡淡的忧伤。

他的身后分出两条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抉择权被他紧握的手掌的汗水浸湿,他们隐匿在他身后无声的黑暗之中。

高考结束那年,他发挥失常与第一志愿失之交臂,以他的成绩若选择复读必定有更好的出路,但它却已然去了自己填报的第二志愿——上海大学。他只是淡淡说,他不想再走回头路。

 

上海,是何等浮华的城市!他曾因为说不好上海话而被嘲笑,他晚上抱着学上海话的书,昏暗的台灯放佛都要把眼睛灼出泪来。因为没有赶上回学校的末班地铁,他和朋友为了省钱在地铁站里整整等了一宿。等到凌晨的地铁驶来,他爬上去倒头就睡,上海清晨的寒雾和地铁硬质的座位,放佛都是冰冷的渣滓。这一切的落魄与痛苦,他依旧行走坦然,这是他选择的路,他绝不会退缩。

大二的时候刚出来做工作室。你一定想不到现在颇负盛名的公司在当时是何等的落魄,五个人的小出租屋,常常一天一碗泡面就应付过去了

如今,他穿一身名牌,在上海这个虚华的城市里认识靓丽美好。他年纪轻轻拥有令人羡艳的头衔,登上过福布斯榜,下去过娱乐小报。

越是闪耀的光环,越会遭到更多人的非议。谩骂、指责、侮辱,别有用心之人的挑衅,分不清真假的新闻。被记者设计,杜撰出来的,伤害家人的报道,当不知情的父亲在电话那头用略显不好意思的腼腆口气说:“我本来不想照相的,可那记者非要我照,还说是你要我照的,说想让你看见我高兴的样子。怎么样,还行吧?”他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但他声音平静地告诉父亲“爸,拍的挺好,你高兴就行。”挂掉电话,他的眼泪不受控制。揉碎了手里那张报纸显眼的标题“可笑的暴发户嘴脸”。他说:我好恨你们。

他选择了这样的路,所有的狼狈不堪痛苦忍受都默默一个人背负,所有的流言与非议都付之一笑,所有的痛苦与荒凉都化作寂静的苦泪,在无人的夜里,泛滥、逆流成河。他说:tobeblind,tobeloved.

他的名字取自《诗经·鲁颂》,“ 穆穆鲁侯,敬明其德。”

 

看到他如今明媚又忧伤的精致面容,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苍白坚强的少年,紧握手中的抉择,他一个转身,走向了那条流光溢彩却也最多荆棘的那条路,他消瘦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明丽的朝阳,将他化为一片光芒。

——愿人们的爱恨,为你加冕。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