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间产生了爱 也是时间逝去了爱。

字体大小: [] [] []

 

小清新文字

空城:

part:1

如果说恋爱像吃药的话,失恋基本上像喝中药,汤剂,色黑重,味厚。有多苦别人无法感知,也无法分担。更为郁闷的是,这味药基本上只能致病,不能治病。恋爱原本是两个人的事,而在当今的多数情况下,失恋者往往只剩下一个人,用当下的话说,是“被失恋”的那位。

 

失恋自然是难受的,如同被人兜头打了一拳,恍恍惚惚,抓心揪肺,站不得坐不得,趴着看蚂蚁觉得闹得慌,上树望斜阳又恐天太凉。就算是你曾经看过几百篇失恋者的文章,也根本不能理顺自己已被拧成麻花的柔肠。

 

早有失恋者告诫过“士之耽兮,尤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都是被失恋,好像男的比较容易想得开,女的原本有妄想狂的倾向,加上失恋的刺激,更是幻想发达,陷入张皇中不能自拔者甚众。

但那显然是在女人没有太多选择的古代,那会儿女儿要无端回了门子,娘家的脸都没地儿放。今天已经大不相同,至少在失恋这件事上,男女的痛苦程度都差不多,失恋的理由也相似。

 

有前男友忘恩负义的,也有前女友见钱眼开的;如果前男友风流成性的话,前女友亦不过水性杨花。如果苦主儿们都能互相安慰,组织起传说中的“失恋阵线同盟”,还不失为一个建设性的方案,偏偏失恋者最忌有人提及此事,又恨旁人故意忽略他的难受,假装他的痛苦不存在,左右不痛快。

且失恋者往往认为自己的失恋必不同于别人的失恋,乃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无从抄袭难以拷贝,地球上方的聚光灯不偏不倚正正打在自己脑袋顶上,从心底里说,他也并不愿承认自己不过是若干相似故事中的一个匪兵甲,这条患难与共取长补短之道就此被消解了可能性。

part:2

人在失恋之后无论是下意识自救,还是旁人劝慰,精神基本一致,那就是赶紧走出失恋的阴影,抛弃漏船,走向新岸。其实从古至今,走出派的手法都已成套路。

 

套路一,投身于火热的事业中,简单说,就是不让自己闲着,把自己扎到满满的工作中去,勤奋到让老板惊喜的地步。这种套路从理论上说属于转移注意力,酗酒蹦迪扎金花都是此类的变体。从逻辑上来说似乎很有道理,但是这套拳脚也有很多失败案例。盖因人要逃避某件事,精神其实极为敏感和紧张,不管前面如何克制,往往一个出其不意的小环节没绷住导致全线崩溃。

 

套路二,感情不留白,人一走茶就凉,前脚走一个,第二个已经安坐对面。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感情上的前赴后继总得有些缘法,不是谁的面前都有人跟买热包子似的排队守候。

 

套路三,用倾诉排毒。这套拳脚的施用对象是朋友,拉上一个就开始回忆和分析,总要探讨出个是非对错,谁仗义谁混蛋,手法基本上是夹叙夹议,车轱辘话来回说,从不知道冬天有狼分析到其实他像云,忽远又忽近。倾听者一般跟不上他的思路,他采取的方式是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你刚刚赞同他对方确实不是东西,他马上又说自己也有不可饶恕的错误,你想要同意他对自己的批判,他又宣布根本上对方道德分已经被扣光。不过如果你只是哼哼表示你还没睡着,这显然也不是他想要的,他会问,你认为呢?你只要被迫开口说了两个字他马上又打断你开始了另一个角度的阐述。

 

 

美国人布朗森和赖利曾经写过一本书《30天治愈一颗破碎的心》,把治愈失恋当成一个项目去完成,算是走出派的集大成之作。书中提出,从第一天开始就得制定治疗计划,每一天都有一个任务,都有一些贴心的提示,到第三十天的时候,你已经蜕变成了一个崭新的人,像装满油的跑车,期待着到高速路上走一遭了。

 

这些计划中包括哭干你的眼泪,调整生物钟,睡一夜好觉,看一场喜剧(也可兑换成看郭德纲的相声专场和听周立波的海派清口,但可能二人转不好使,里面毕竟有不少涉黄段落,恐刺激太大),吃几顿好饭,找人倾诉等等。最有创意的还是来一个分手送礼会。

 

书中也提到了一些无法在一天或者几天内完成的大项,比如参加一个舞蹈团,甚至干脆建一栋房子——作者显然没有考虑到国情的问题,在小产权房还搞不清下场,违章建筑被严查狠打的今天,这件事难度实在超过了一般美国人的想象,而且还没有考虑到失恋者的建筑资质问题。

 

我不知道写书的两个美国人是不是也在心碎之时一一实践过他们自己的提议,但是他们写的这本书倒是提示我们还有另一种解决办法,那就是转移法。

这种办法咱们的老祖先施用良多,翻开一部词集,绝大部分都是春闺怨妇,不是相思,便是情断。失恋者大可诉诸笔端,写点悲切的诗,杜撰一部小说,在结尾处花好月圆,在自己圆梦的同时,还能发掘出深藏的写作才能,从一条羊肠小道上下来,走上另一条羊肠小道。看看老祖宗们分手后,其实也没啥新鲜的,除了“新恨隔红窗,罗衫泪几行”,也就是自叹“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

 

但是写出来便有了不同,把实际的感伤变成文学的感伤,这伤也去了十之五六。

对于实在没有文学天分的人,也可以有一些变通之道。比如阿甘把捕虾船命名为“珍妮号”也是一种。有条件的可以把自己的产品定以情人之名,没有条件的,可以偷偷将别人的产品重新命名。如果此举不见效,还可考虑买一条破舢板把情人的名字亮亮地刷在上面,对着礁石撞它个稀巴烂。

part:3

在诸多失恋药方中,比较特别的是我多年前的一个朋友实践的,他无疑是个多情的人,失恋的次数多,应对方法也花样百出。有一次失恋,他终于放弃了各种传统方法,他决定认真审视自己的痛苦,放任自己难受,不转移,不倾诉,也不喝酒来麻醉自己。

 

“最开始是迷糊,脑子不清楚,我尝试不去打搅它。接下来的第二天开始恶心。我不知道这个恶心是怎么造成的,反正感觉胃部瘀住了,完全没有胃口,一想起吃的东西就要吐。

恶心之外,心脏会有疼痛感,是非常真实的针刺一样的疼,我反复揣摩,可以确认这不是出于我的想象。第四天开始疼痛变得不那么持续,有可能我在正常说话做事,突然之间疼痛像潮水一样涌来,我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我不知这是不是一个绝对的个例,基于他以自己的理科生出身为自豪,也许我们可以认为他完全面对痛苦的过程是真实的,也具有某种普遍性。在与痛苦正面交锋之后,真实的痛苦只延续了七天的时间,事实上这可能在凑数,因为第六天上他已经感觉好多了。

 

这可能是一种另类的解决失恋问题的方式,不妨称之为审视法。痛楚是可玩赏的,也是可观察的,如同一个美女,当你的观察抵达细胞,美感已经荡然无存,当你对痛楚的态度已经变成了直勾勾盯着它的每一点发作,它也没有了发挥的空间。

 

失恋像伤风,每个人都想摆脱它,但是就像甩鼻涕一样,越用力,越容易粘糊糊地甩到自己身上。这事儿我觉得不那么需要调整,有的人想着想着就想通了,有的人想不通但是搁下了,若干年后泛起来,还带着酸楚。前者常见,后者罕见,之所以罕见,是因为需要多种材质的配合,比如感情的浓烈程度,太浅不行,太深可能也寻了短见;比如对方的个性,自己的阅历,甚至包括老去之前的所有经历。

 

无论想通没想通,就是一种过法,有的有难度,有的没有太大的难度。有的可以吸取教训,有的是独一份儿,就算是丢了,也会对这一段时间深怀感激。有很多人,一辈子最值得记住的事是恋爱和失恋,要跑那么快干嘛?慢一点,再慢一点,有分量的时间在人的一生里是少有的。

 

有人说,人家难受着呢,你倒是在旁边说风凉话,拿人家的痛苦取笑。说对了,我确实在说风凉话。我只是想用实际行动提醒,基于礼貌原则的安慰,不见得是一剂良药,不过是效力微弱的去痛片,副作用没准更强,对于人生这样一个漫长的笑话,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态度备选,更多的诚恳珍藏和消化。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