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干杯你随意,爱过不留痕迹

字体大小: [] [] []

 

小清新的文字

大叔爱上大妈,那是一种造化,大妈不再需要大叔,就算吼破嗓子陨断肝肠哭干眼泪也没有什么办法。(注:大叔,男,高两届的直系师兄;大妈,女,玩得比较好的“兄弟”。)

 

大叔,你相信有志者事竟成吗?你相信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吗?你相信好事要多磨,好饭不怕晚吗?现在告诉你,在一些不能解释的事情上,通通都是狗屁。也许你文比仲尼武胜白起,抑或你貌若潘安富比石崇,你谈吐幽默,为人绅士,你才情横淌,情操高雅……就算所有能用得上的好的形容词,放在你身上都是非常的贴近,但是她就是不再爱你。

 

她不爱你,你跳楼上吊割腕喝农药吸煤气,请CCTV1到12让你上谈心节目,午夜DJ都用你的情书配音乐煽情朗诵,你和凌云聊到节目都结束了还是意犹未尽,网络里全是你的天下,帮你顶贴的人都超过了网络小说第一名,就算某一天有名著传世,她还是对你不感冒。

 

就算是她肾不好,你割肾给她,她眼神不好,你自杀挖眼角膜,她心脏不好,你连心都挖。对不起,她嫌血腥。如果你要是爱得还不满足,你唱歌,就唱王菲或者莫文蔚的,因为她喜欢。《他不爱我》,她在KTV的必点曲目。

 

看着你们走到了这一步,其实我也心疼。明明什么都到位了,偏偏走着走着彼此偏离了理所当然的轨迹。你为她做的一切,连我都是感动的,正如当初你说你也感同身受着我的那些幼稚,她们说我们俩都是做作。

 

许多错误的开始总是源于错误的坚持,欧式几何中三等分角的问题已经通过代数的方法证明是无解的,同样是学数学的你应该知道。

 

如果你不信非要用几何的方法证个七八年,勇气可嘉却愚不可及;很多错误的坚持往往是由于对现实可能性的把握不够,陈景润屈居于一间6平方米的小屋,借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伏在床板上,用一支笔,耗去了6麻袋的草稿纸,攻克了世界著名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中的”1+2″,他是幸运的。

 

如果你按耐不住,想把这颗数论皇冠上的明珠”1+1″也弄了,那你是悲剧的,因为就目前现存的数学理论而言,还不足以解决这一难题。

她是你心中的唯一,正如我也放不下黑神,所以其他人会开玩笑说我们俩真是同病相怜。原谅那天晚上我没有陪你喝一杯,我于心有愧,总觉得我是导致你们走到决裂的催化剂。你打电话说那是你伤心欲绝无法自抑的一次,但是我知道你不会死,你说只要她要你死你是可以去死的,我笑,其实我曾经也这样痴,愚不可及。你说,即使不成功,也不后悔了,至少她让你追求了几年。

 

是的,算起来快两年了。本来你都毕业了,却懒在学校附近,租房子追她两年,没有病,正常人这事还真不会去做。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你毕业还不走只是为了知道她的去处。

 

你也说过,如果她考研考到省外你就跟着去,哪怕牺牲掉工作,完全舍弃这两年打下的基础也不在乎。当然她考不上留在省内更好,但是她要是考不上她会难受,你不想看她难受,这是很不符合逻辑的事情。

 

这些天我一直在责备自己,我不知道我把我们的毕业旅行偷偷告诉你是不是一个错误。那天交完毕业论文的最后一次修改稿(即“再修改誓不为人稿”,悲剧的是答辩结束后又改了几处小错误),离我们出发还有半小时,本来前一晚就想给你说的,但是我还是忍住了。

 

巧合的是你竟然在那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我一多嘴就说了,我想你不会去的,你说你前一天晚上才通宵,况且你才回到老家没多久,去的话乘车比我们还远,到了也不一定遇得到。但是你还是去了,爱情的力量有时候大得让人无法想象。再加上我们晚点两个多小时的车,大家同时到达。

 

之后的两天其实大家都玩得很开心,玩笑开得也恰到好处。那晚你又更新状态了,“结束了旅行,得到了满足,依然习惯照顾你。做作的晒一下,旅行只为你。”

 

但是回来之后你们就彻底决裂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你说:“在此之前我认为自己有多优秀,遇见你以后才知道自己已经丢失了优,现在只剩下秀,而且还是做作的那种秀。”

 

时光倒流,回到你做过的那些秀,那时我和她都才大二,那时候你还是领导,“五散人”之一。那是一次演讲比赛,我是组织者,你是评委,她是选手。那次她表现出色,卫冕亚军,你就看上了她,很俗套的一见钟情。

 

你们的地下恋情进行了两个多月,直到在马肉馆被当场抓包,那次你们喝了交杯酒,尽管后来她解释说她是为了给你面子,不管是不是口是心非,那段时间她确实开始为你打扮梳妆起来。

 

之后发生了插曲,内幕是什么直到现在都还是一个谜。她说她不能和你走下去,你死活都不信,于是开始了跨越两年多的“真心证明秀”。那个时候你把我们班的课表背得比你们班的还熟,总是神出鬼没的去接人,能逃的课尽量逃,然后跑到我们班听课。她考研那阵,你能从一楼跑到六楼再从六楼跑到一楼,就算她不带电话你也总能找到她。你开通了手机超Q提醒业务,只要她一上线不管多忙都会放下手中的活,逮起就是猛聊,多少次在机房卡死了电脑。

 

只要是她参加的活动你都要去拍照,每次拍的照片都是专人特写,都快拍成了写真集。还有她做兼职时你的接送,她完不成期末作业你熬红的双眼,你边上班还要边给她挂职前教育。你为她编过花冠,唱过《唯一》,众目睽睽之下送过玫瑰下过跪。曾经你是一个大叔级别的人,风流的“西门”,受仰的“冯总”,为了她,你丢掉了自己,也错失好多次结婚的机会。

 

作为旁观者,我看得清楚,所以我想讲,恋爱是一种精神运动,也可以说是空想完美主义的一种现实表达,既然是精神世界的美好情操,自然也就会有人走火入魔,你只是其中一个,不一定是最倒霉的。不管我们自诩多高尚多专一多纯粹,有一天我们都得承认,为爱痴狂绝对只在一小段时间里,你觉得两年很长,其实比起你今后要过的30左右个两年,根本不值一提。

 

看多见惯后,或许你就会发现,一些被所谓的爱情冲晕头脑的人不少,他们似乎可以生活在高度纯洁的回忆世界里,在那里面有曾经美好的往昔,一切都不会被现实的残酷所打倒。控制一个人痴情的东西,只不过是爱上爱情的这种感觉罢了。

 

痴情是一种过错,错就错在无法回头。即便,张爱玲的胡兰成最终背叛了她,她却依然千里寻夫,明知是错爱,明知已无法挽回,明知一场痴情已被雨打风吹去,可为了心中的爱,她满身的光华都可以不要,她愿意长坠尘埃,在尘埃里开花……这样的痴情,已是无药可救,病入膏肓。痴情这种病,病来如山,病去如丝,不适用于任何的逻辑推理与科学公式。

 

任你百转千回,任你肝肠寸断,唯一的药方就是忘记。忘记伤害,记住美好,这样的人生,路上才有绿树成荫,才有好花再开;才有你爱的她,同样爱着你,在阳光下与你携手,美丽你所有的人生。

 

你曾告诫我要好好把握,要和黑神走到一起,只是我很清楚,她至少还有个可以“世袭”的工作,我现在却什么都给她不了。我没有告诉黑神我的想法,要不她又会说我是一个厌世的人。可是,我更愿意除她以外的人都当我是一个孩子,一个早已没有本心的孩子,只得在这个不够纯粹的世间漂荡和游离。

 

不管是梦里还是遥远的过去或者不堪的未来,她深情地呼唤着我的名字,让我感觉到往日的眼神里酝酿着爱,让我感觉到离开后的季节里不再思念过去的无奈,让一直在飞逝的时光里能够接受她的精彩。即便远方的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女孩,不可能再有第二个青春浪漫回来。

 

我也希望,希望大妈和你,黑神和我,希望我们大家都还能找到一个爱着和被爱的人。我希望我们能好好的走完一生,没有外遇,没有婚外情,没有蔓生的指节,没有浮名和虚假,没有百万的痴想。只是平淡的生存,平凡的过活,平安的走完一生,自此至坟墓都能幸福。

 

最后再晒两首那些做作的年份写的诗吧:

 

一首为你,那一季,她没有读懂你送给的花语,每次喝酒你都干杯却饮不醉。

 

冯唐持节须效仿,棋弈临局自迷茫。
翔鹏万里显奇志,无意千山觅孤芳。
悔恨作醅昨日苦,爱慕酿蜜明朝香。
周家有女使心动,维薇花语诉衷肠。

 

一首为我,这些年,我没有撞到南墙已沿路返回,到最后碰杯我学会了随意。

雨急风骤何足畏?心事淅淅成烂泥。
旧恨早随残照散,新愁又伴烈酒回。
路遥怎遇二四九,语重难吟五二一。
若教相思无寄处,南墙留梦葬魂归。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