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的时候可以互相取暖,不需要的时候就像单身一样。
清新文字|小清新唯美爱情文字|美文美句|文字控吧

需要的时候可以互相取暖,不需要的时候就像单身一样。

不是所有的感情,最后都以分手告终。有时,它又变成了另一种关系。这种关系,往往说不清也道不明。 分手后的这些年,我时不时会去打探小贝(前任)的状态。从他的豆瓣、微博、twitter、facebook、ins,甚至是LinkedIn去关注他。 有时小贝也会自己主动汇报,无论我们俩人是处于单身还是各有交往对象的情况下。 闺蜜有几次实在看不过去,对我说:“你俩复合吧,求求你们了!这样对身边的人比较公平。你俩简直绝配,就不要再去祸害其他人了!” 我不屑一顾地反驳着:“不可能。我连自己还爱不爱他都不知道,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那你干嘛不好奇其他前任?”闺蜜不能理解。 “我也不知道。”我冲着闺蜜茫然地眨了眨眼。作为25年的闺蜜,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的了解就像另外一个自己,我说的话她信。 然而,在这之前我的定义里,前任是一个该彻底消失灭绝的群体。最好是从分手那一秒开始,就地屏蔽。我也一直这么贯彻下来的,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和前任牵扯不清的一天。 我和闺蜜都喜欢小动物,在她眼里,我是一个善良而有原则的人。看到网络上有关流浪动物领养的讯息,我们都会毫不犹豫转发,还热心地问身边朋友同事有没有领养需求。 看到弱势人群被迫居无定所,我也恨得牙直痒痒。前一次离职,是因与那家公司总监不和,我大吵一通后,直接拎包离开了任职六年的公司。 让闺蜜大跌眼镜的是,我这么一个“有原则”的人会栽在他手里。闺蜜质疑我:“你离职时候的那股子劲儿去哪儿了?” 我的解释是:“其实不过就是偶尔了解了一下近况而已,极少联络,更没有见面。甚至一年聊的次数不超过三次,来回对话不超过9句。” “不然咧,你还想怎样?”闺蜜无可奈何地问。 “我只是想告诉你,没有你想象地牵扯不清。” 我顿了顿,带点鄙夷地:“我瞧不上他,以前就是,现在更加,你看他那样,俨然一副中年油腻男子。让我反胃。” 我和小贝在一起一年半时间,没少吵架,分分合合大概四五次,几乎次次都以他妥协告终。闺蜜的总结是,小贝还是很爱我的,但他也同样怕我。听起来,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情感。 当一个男人怕一个女人,或许这份爱就变得没那么纯粹。我也承认,在感情世界里我绝不是一个省心的人,要求太多,一般人很难招架得住。 哪怕小贝各种千呼百应,也最终被吓跑。小贝曾和我说过:“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这么好过,掏心挖肺。” “那说明他真的在乎你。”闺蜜很中肯,听她这么分析着,恋爱时的很多场景瞬间历历在目。 一次吵架,小贝电话里冲我嚷嚷:“我爱你甚至胜过我家人,还要怎样?”那次,是大年初二,我一个人赌气去了大理,让他来找我。他回家过年才两天,挂了电话,二话没说抛下父母就飞来了。 我知道,小贝说的都是真的。我因为急需用钱,问他借。他想也没想就把钱给了我,他亲哥买房问他借都没借着。我想去巴厘岛,他即使忙得不可开交,也立马请假做好攻略买了机票就带我去了。 还有一次,我俩相约去日本。他从出差地直接过去,到的比较早。本来说好在机场等我,结果那天我们在微信里吵起来,我一气之下直接关机,自己乘坐的航班晚点了也不通知他。 结果,不知情的小贝像热锅上的蚂蚁,眼巴巴地在机场出口等了我一下午。等到终于见到我,他冲过来搂住我的第一句话是:“都怪我哈,我特别后悔,恨不得大嘴巴抽我自己。真害怕你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安全问题,我们不要吵架了,好吗?” “这么爱,那干嘛要分开?”闺蜜疑惑着问。 “姐姐,不是我提的分手。他说他一直都在妥协,压力太大了。时刻担心害怕我会生气,会不高兴,会失望。我难过他比我更难过。这一年多,他仿佛头上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上来气。” “那你们现在这种状态,他就变得更好了?” “大家各自都很忙,哪有时间想其它的。反正小贝和我说,只要我过得好,他就放心了。” “是啊,他对你的好可以说毫无原则了!你们真是奇怪的两个人。”闺蜜表示不可理喻。 虽然分手了,但我在伤心难过的第一时间想起的还是小贝。后来,我再度失恋,对方是个极其依赖母亲的人。当时,小贝在广州出差,我直接飞去广州找他。 闺蜜对我说:“你是不是疯了,这样不是刚好让他看你笑话吗?更何况,你从没想过和某某和好吗?万一你们和好,他知道这件事,不管你俩有没有发生什么,这都是说不清楚的!” 我不置可否着:“一,小贝就是陪着我在酒吧待了一晚上,聊了聊彼此近况而已,啥也没发生,我也不想发生啥。二,我不可能和某某复合,他这辈子只适合和他妈过!” “那对小贝的现任也不公平啊!” “我知道他有女友,我们啥也没干啊,我连他的肩膀都没用。” “那没女友呢?是不是就用了?” “也不可能。你知道我瞧不上他。” “那你到底爱不爱他?” “我不知道。” 我们就前任的感情话题好像又回到了原点。闺蜜一直无法想象我这种“瞧不上还能在一起”的爱情。 我不是缺爱的人,父母双全且恩爱,独生子女。性格内敛,不善言谈不爱交际。和小贝的感情,我好像一直在挥霍或享受着他毫无条件对自己好的感觉。虽然,小贝性格高调张扬,甚至有点嘚瑟,我们完全不像一类人。 “你和小贝之间,无解。如果一定要一个答案,大概就是他前世杀了你还分尸了,所以这辈子要来倾尽所有还你。”闺蜜开始用某种宿命论来诠释着。 “不知道。我只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爸妈外,最安全的人。这些年他一直像亲人一样存在。” 我们分手是小贝主动提的,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此前,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爱他,但分手时我却表现得要死要活,死缠烂打了半年多。几番折腾,直到以一段新的感情告终。 闺蜜挂着副十万个为什么的脸,问我:“你这是在干嘛?不是连爱不爱都不知道吗?” “我受不了失去一个亲人。” “你还可以找下一个亲人。” “不会有了。” 确实这些年,从来没有一段感情的结束让我如此痛不欲生。有段时间,我瘦削得不成样子,大概更多的是不甘心吧。 “我俩之前也分过,分好几次了,都是我主动提的,但没过多久都能和好。这次是他提的,男的狠起心来真特么可怕!” 后来,我三番五次找到了小贝,想知道他为什么能放下,为什么要如此狠心。 他说:“不要这样,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以后,你需要我的时候我还是会无条件帮你,但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我害怕有一天,我们的相处模式会挥霍掉彼此所有的爱。” “我们之间没原则问题啊,人是会变的!” “你不会变,我也不会变。能变的只有我们的相处模式。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 但是,和小贝分开后,我真的变了。后来,我又谈了一段恋爱,就是那个依赖母亲的某某。似乎突然像遇到生命里的真爱一般,我无条件地对这个男人好,无微不至。 但他在情感里与从前的我是同一类人。还是从前那种可怕的相处模式,只是男女主角反过来了。 闺蜜有些不可置信地问我:“这还是你吗?为啥我感觉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我好像找到了初恋的感觉。” 最终,“初恋”背叛了我,不仅在享受着我无微不至的同时勾搭网友,还事事听从他妈的话,恰好,他妈并不喜欢我。 我忍无可忍,提出了分手。闺蜜以为我又要不死不活了,令她感到惊讶的是,这次并没有。 我只是默默把这男人的东西全部扔了,把家里重新布置了一遍。剩下的,该上班上班,该逛街逛街,该健身健身。对这段我付出最多的情感处理,冷静得出奇。 闺蜜很担心我:“你有啥不要憋着,哭出来。你这样让我担心你会不会垮掉。” “我也觉得奇怪了,为啥我这么冷静。我觉得自己明明很爱他啊!我不确定爱不爱小贝,但我肯定爱他。” 最后我总结:“大概是因为对他,我倾尽所有力气,没有多余力气恨他和缅怀了吧。”之后,某某像我之前死缠烂打小贝一样,纠缠了我好几个月。 写邮件,发信息,打电话,甚至跑到我公司求复合。我都很坚定地没有同意。我好像忽然明白了些什么,有些懂了小贝当初的分手决定。 故事最后,是在今年初,小贝和我都结婚了。小贝曾对我说:“你结婚要告诉我,我一定来。”我告诉他:“可以,我安排一个前男友桌,座位十万一张,可以提前订座。” 事实上,我没有办婚礼。老公是个大学教授,大我5岁,人靠谱实在。我俩是通过社交平台认识的,默默友邻了好多年,突然有天就在一起了。 或许,这就是缘分,冥冥之中早已命中注定。我们兴趣相投,都热爱自由并给对方自由。 “需要的时候可以互相取暖,不需要的时候就像单身一样。” “是亲人吗?”闺蜜问。 我没说话。 我也想知道,在小贝心里我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但他结婚后,我把他拉黑了。这样,我们就再也不会牵扯不清了。 只是有天偶然听朋友提及他和他妻子,小贝说:“她很好,很独立。我俩平时基本各忙各的。但会一起过周末,一起看某部豆瓣高分电影,就像朋友一样。” “只是朋友吗?” 这次换成小贝没有说话。 ——END—— [mp3 auto="1"]http://link.hhtjim.com/kg/F7F1D92299C004B83A93D3D3E23B6459.mp3[/mp3]

生命可贵,愿我们都能争分夺秒的感受美好。
清新文字|小清新唯美爱情文字|美文美句|文字控吧

生命可贵,愿我们都能争分夺秒的感受美好。

采访时间:2018年03月10日 姓名:艾琳(化名) 性别:女 年龄:36 湖南株洲人,法学专业毕业后来上海工作,辗转数个行业,最终和前东家几度对簿公堂,胜诉后走向初创之路。 坐在我面前的艾琳,快人快语、精力充沛。我想,她能在职场上敢闯敢干,有如此丰富的经历,真是性格使然。 刚才还火辣直爽的她,在谈及家事时突然泪光盈盈,湘女多情的一面让人顿生怜惜。“女强人”之于她身上,的确是太单调了。 大学时代为我埋下了理性和自信的种子 我出生于一个公务员家庭,父母和近亲都在当地政法系统工作。从小,作为家族晚辈中的大姐,我是弟弟妹妹的带头人,大人的好帮手,是长辈眼中懂事的好孩子。 但我并不是一个规矩无趣的孩子。在学校里,我喜欢打篮球,小小而不安分的心像跃动的篮球一般,我很享受在碰撞中争胜的过程。 由于父母不放心,我在离家很近的省城长沙读大学,专业是家里一致认定的法学——为了方便继承家传。 没想到大学里,我迎来了前二十年生命中最闪耀的时刻。 大二的一次期末考,主课老师心血来潮出了特别难的题目,考场出来,大家叫苦不迭。我虽然记性好,知识点写得到位,但解题思路上还是心里没底,自我感觉分数不容乐观。 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我竟是全学院第一。在学生时代,成绩是最核心的指标。我一考成名,之后便成了老师和同学们眼中的“明星”学生。 紧接着,我在全省范围的专业联考中再次夺魁。弟弟顺路为我领了成绩单,他第一次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我说:“我姐真牛!考点的工作人员以为我是你,夸了我好几句呢!” 学业的辉煌,让我又喜又惊——这几次考试,我虽然认真复习了,但并不像天生学霸那样胸有成竹。可是结果竟比所有人都好!我开始琢磨:这是不是说明,我其实挺优秀呢? 此外,我还参加了校园歌手大赛,拿到了十佳歌手头衔;参加校运动会,短跑第一名,跳远第一名;凭借突出表现,获得十佳青年头衔。 大二这一年在我的人生中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各方面的突出表现,让我成为了周围人眼中的“风云人物”,也让我成为了一个自信大胆的人。 我开始喜欢发现自己的潜力,开始相信没有什么是我不敢面对的。 初闯大上海 我的职场之路顺流而上 到了毕业,我不想再留在父母身边继续稳重却乏味的生活,一次注定的缘分很快就把我引向了大上海。 找工作那会,高中同学到长沙求职借住在我宿舍。我无意中翻看她随手带来的《潇湘晨报》,发现了一则招聘广告:某台资木业公司,总部在上海,正在长沙开专场招聘会。 我心动了,决定去试试。面试官是一位面容和蔼的中年男人。出乎意料,他只问了我几个基本信息,就开始跟我拉家常:平时喜欢做什么?爱听什么音乐? 我稀里糊涂跟他聊了半个多小时,面试临近结束,他突然直截了当地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这是我第一次求职、第一次面试、第一次收到offer,且当场接受。 这也是我与职场上第一个老板的初次见面,他是个台湾人。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创业初期曾得到过湖南人帮助,因此对湖南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台湾人相信缘分,也相信人与人之间的气场,于是他决定到长沙招聘 巧合的是,我竟与那位助他之人长相有七八分相似。老板后来说,当看到我走进面试室那一刻,他已决定录用我。原来,职场也需要一见如故的投缘。 在说服父母后,我去了上海,职位是总经理助理。老板对新人很重视,工作上亲自带领,直接指导我们做决断。我严谨和认真的工作态度得到老板的认可,他开始着力培养我。 在这家公司的三年里,我连升六级,身边的人都在爱护和夸奖着我。可我渐渐产生怀疑:这些夸奖,是我真的做得很好?还是,我其实是一只井底之蛙?我开始萌生了换个环境的想法。 收到我的辞职申请后,老板虽感到意外,但没有强留,如常给我办理了离职手续。同时,他为我提供了一个去向,邀请我出席一个多年好友的聚餐。他好友也是行业圈内人,此前我跟随老板出差时多次与他接触,也比较熟悉。 这次饭局上,这位好友提出希望我能成为他助理,帮他一起拓展国内的销售业务。我这才知道,我的原东家为了开发国内销售市场,聘请他为中国区总经理。 与之共事,的确有让我心动的地方:他与老板业务不同,主管销售。并且他是一个情商极高的人,待人接物滴水不漏,在销售方面如鱼得水。我想可以从他身上学到新的东西。 然而,“回头草”却并不好吃。原老板的合伙人是一位比利时人,新成立的中国区销售业务归属于他。这位比利时人与我的领导常常理念不和,工作进行得不太顺利。 不到半年,领导心生退意而离职,而此刻的我,也不约而同地提出了离职。离职后领导自立门户,再次邀请我共事,做他助理。 我再次遇到了在原公司的困境——工作没有挑战,重复让我厌倦。这一行的工程项目有“开张吃三年”的特性,我们只要集中精力几个月拿下订单,后续工作交给执行部门即可。 百无聊赖,我只好去健身。站在镜子前,我看着自己意兴阑珊的脸,心里一阵恐慌:难道我要一直过这样的日子吗? 离开舒适温馨的工作环境,还有像家人一样的领导,从情感上我难以割舍。但理性告诉我,必须跨出这一步。 第三家公司是一家欧洲知名建材配件公司,我做了一年半的华东区销售经理。因为同样原因,我再次离职。然后,我遇到了十五年职场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家公司。 起伏跌宕的七年看清老板真面目 2009年7月,一家新兴服务行业的国内初创公司通过猎头约我面试。这家公司的老板,曾是知名IT集团高管,辞职创办了新行业国内第一家服务公司。 我加入时,公司刚刚成立不足两年,员工才20多人,创业元老中只有我没有类似的行业经验,刚开始工作,我就遇到了从未遭遇的挑战。 跟我以往经手的产品不同,公司销售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服务——电器类的售后增值保障。在当时,国内市场大部分客户还未熟悉这种新的服务产品,我必须花大量时间精力进行客户“教育”。 同时,作为新公司,我们缺乏客户资源积累,而我以往积累的客户都不适用。拿到客户业务负责人的电话成了公司需要专人负责的工作。 入职后的前两个月里,我一天至少拨出几百个电话,经常打到烫手。我试图找到各种实体店铺和网络电商的售后服务负责人。当然,90%的电话都被对方不耐烦的当骚扰电话挂掉了。 坚持到第三个月,终于有了转机:我跟国内最大网络电商的业务负责人取得了联系,对方对我们的产品很有兴趣,同意让我们上门进行产品宣讲。 而真正签下合同历经了十四个月。因为,对方内部人员变动非常频繁,每次我感觉沟通已到位,那边又换了生面孔,且内部影响决策的部门错综复杂。 经历了与六拨负责人,多个部门,共计146人的反复沟通后,我终于签下了公司历史上最大的订单,实现了新的辉煌。老板非常高兴,竟提出要火箭提拔我做公司副总裁,与两位创业元老平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公司对销售的重视可见一斑。但我始终觉得不妥,也担心其他同事感受不好。最后,我成为公司新成立的事业部总经理,全权负责与那家网络电商的合作项目运营。 老板对我青睐有加,后来公司对初创员工进行了股权激励,我与另外几位高管被授予了公司的原始股。 然而,我在公司的一片坦途,渐渐有了崎岖。而这一次的挫折,并不来源于工作。职场生涯中,我认理不认人的性格与老板产生了龃龉。 老板是一个智商极高、野心勃勃的人。作为老板,这样的特质让他在商场上纵横驰骋,但在公司内部,与这些特质紧密相连的,是他说一不二、极为强势的作风。 一次内部培训会,老板要求大家都认真听课,不能用电脑。我刚落座,突然,合作方的项目负责人联系我一个紧急的业务问题。我评估了一下,只需要2分钟解决,而即将开始的培训至少需要3小时。 为了服务好客户,我跟老板打了个招呼,告知客户在咨询问题,回答完马上关电脑。而他的反应出乎我意料,在会上当众大声斥责我不遵从他的命令。 我再次解释客户的紧急需求,没等我说完,他不由分说地打断了我:“无论什么情况,尊重老板是最重要的!即使是紧急工作,也应该先顾及老板面子。比如先听命令关掉电脑,过一会后假装要上厕所,然后再出去完成工作。” 他的一番话让我感到匪夷所思。之后,这样的事情多次发生。对于工作争议,他首先不强调对错,总是反复强调要尊重他,因为他是老板。 而我绝不是一个习惯服从权威的人,无论是我所学的法学专业,还是我自身性格,为我树立的都是以理服人的信条。更重要的是,我认为高质量的完成工作比顾及表面功夫更重要。 因此,我和老板在工作上的摩擦越来越多。而在他看来,我和他的分歧不是来自于业务,而是我翅膀硬了,在居功自傲。 他开始处心积虑地压制我,不顾上海事业部的客户需求,撤销了上海分公司,人员全部调往北京总部。接着,又把我从前端销售业务部门先后调到后端其他部门。 面对老板的为难,我心生去意。初创团队的其他成员也一直在劝我。大家都明白他的性格,但认为这只是工作作风问题。多年共事,大家对他的才能和公司前景,依然乐观。 当时我们万万没想到,很快,就见识到了他的真面目。某日,公司的第二大客户集团高管率团队亲自到北京拜访我们。按惯例,这样难得的高级别会见,老板一定要出席。 可让大家惊诧的是,只有副总裁代表他进行了接待。而副总昨天还刚因病晕倒。副总裁为人温厚,解释说老板去了上海出差。可是当时上海并没客户,什么业务值得在这么重要的关头出差呢? 凭着女人的细腻和直觉,我觉得其中一定有隐情。我突然想到前两天,管理公章的行政助理也发了内部信说这几天休假,而关于老板和助理的风言风语流传已久。 我立即查询了这两人的航班信息,果然他们乘坐了同一班飞机去了大理,跟老板说出差的城市南辕北辙! 我不由得心寒,他竟如此公私不分,毫无责任感,平时高举着为公司鞠躬尽瘁的旗帜,背地里却为了个人享乐连重要工作都弃之不顾。 这两人坐的是头等舱,并不符合公司一直倡导的节俭出行制度。我将此情况告诉了公司其他几位高管,但当时,仅是当八卦和对其工作态度的不满。 而公司高管们多了个心眼,随即登陆了内部系统,查阅了各部门差旅和行政支出费用,愕然发现老板所在的总裁办年度支出竟高达近150多万。总裁办仅老板一人,就算一年出一百次差,也花不了这样的巨款。 我们仔细核查了总裁办的支出明细,发现从2013年起,老板就签署了一系列支出汇款单据,其中金额最大的汇款对象是两家上海的某咨询公司,名目是为我们公司提供了咨询服务,每年金额数百万之多。 我们公司并没有外聘咨询公司,而且,处在创业期的服务行业公司,也不可能为咨询服务花费上千万巨款。我通过律师朋友,查到了这两家咨询公司的注册登记信息,赫然发现股东中,竟有我们数位初创团队成员的亲属。 老板曾以避税方式的名义,向多个高管索要过亲属身份证但并未签署任何文件。原来,这才是他拿我们亲属身份证的真实用意。 追查到此,我们都感到不寒而栗——私吞公款,伪造他人签名,这已不是刚愎自用的工作作风问题,而是违法犯罪行为了! 一开始,我就想到了法律途径。可是,老板行为一旦曝光,定会对公司声誉产生重大影响。一边是多年心血,一边是合法权益。我们该何去何从? 摊牌、争执、付诸法律,商场不容好聚好散 经过艰难抉择,我们达成了一致意见,找他摊牌,希望劝他迷途知返,及时收手。我们也想到,经此风波,双方肯定不适合再继续共事。 我们的诉求是,他立即终止对员工亲属身份信息的违法使用,同时,把我们持有的公司原始股按公允价值折算后我们退出,双方好聚好散。 然而,谈判结果并不理想。老板不仅不悔改,且矢口否认我们所说的违法行为。从他的价值观看来,我们的摊牌是对他的威胁,是一场阴谋,而我们对他和公司名誉的顾念则被他视若无睹。 他甚至冲我们大吼:“你们休想扳倒我,别忘了,XX,你老婆也在里面,我有事,她也逃不了干系!” 我们非常失望,尤其是团队中的几位元老心痛不已:与之相识数十年,并肩作战多年,没想到,原来的战友竟是这样毫无道德的阴狠之人!谈判不欢而散,老板却立刻开始了反扑。 第二天早上,老板召开了全公司中层以上员工大会,没通知我们7人参加。在会上,他声泪俱下地控诉我们无中生有、捏造材料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和威胁,目的只是为了敲诈,向公司索要巨额补偿。 面对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公司一时人心惶惶。这次会议后,我们和他的冲突正式公开。由于他吃不准我们究竟掌握了多少真凭实据,不敢贸然将我们开除出局,但他明确要求我们不用再去公司上班。 他还迅速找了律师,并安排亲信日夜兼程弥补他之前行为的漏洞,每天忙于销毁老文件,打印新文件,他办公室和财务室禁止任何人出入... 鉴于他的诡诈言行,我们对他再无信任,也争分夺秒地保留内部文件材料,并多方搜集他的违法行迹。 我的法学知识在关键时候派上了用场。多年学习让我保持了良好习惯,保留了所有工作记录和邮件往来,律师需要的很多证据都来源于我提供的资料。 同时,为了证明内部证据的合法性,我们甚至组成了三人取证小组:一个解说员,一个示范操作内部财务系统,一个录像。为了避开他,我们深夜到办公室录像取证。 至今回想起来,几个战友还常常感慨命运弄人,何曾想过有一天竟被迫做了准专业的私家侦探,而起因竟是为了举报自己的老板? 两周后,老板自觉漏洞已弥补到位,开始试探我们的反应。他先宣布开除我们7人中入职最晚的人——几乎80%的时间都在各地出差的销售副总裁,开除理由一如既往的荒谬:多次未签到,违反公司考勤制度。 这种卑劣行为,让我们更坚定的决心反击。很快,公司董事会收到了我们的举报信。 董事会成员除了老板,还有三位投资方代表。三位投资方反应迅速,立即分别找我们和他了解情况,并要求双方各自准备书面材料,向他们陈述事实细节。 在分别与老板和我们面谈后,投资方决定息事宁人,要求双方和谈。投资方说,只要我们不把事情外泄,会说服老板为我们进行亲属法律风险解除和股权折算退出。对投资方来说,保住公司声誉和正常经营,才是他们根本利益。 然而,老板拒绝按我们希望的和谈方式。在退出方案上,双方拉锯了半个多月,毫无进展。他和投资方反而开始在我们面前踢起了皮球。 事已至此,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看来,只能正面迎战,而不是忍让退却。于是,我们7人正式将此事付诸法律。 老板收到法院传票后,立即气急败坏地告诉投资方,通过投资方来施压和威胁我们必须在两日内撤诉,否则后果自负,我们不为所动。 两日后,我们剩下的6人也收到律师发出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理由一模一样“多次未签到,违反公司考勤制度”! 他这样的无理行为,为我们提供了新的违法证据。于是,我们又发起了对他的第二起反击,向人社局提起了劳动仲裁申请,申诉公司违反劳动法规定。 这一次仲裁,他毫无悬念的败诉。老板不甘心,发起对仲裁结果不服的诉讼,同时发起名誉权诉讼,诉我们“散布关于他的不实信息至公司客户群体,影响他的职场声誉”。 从多个途径,我们还知道了他对我们“敲诈”、“工作不力被开除,打击报复”等各种抹黑和控诉,我们已经不能用愤怒来概括所有的情绪。 没想到,作为法学毕业生,我的第一次出庭,竟是以被告代表身份,回应他的起诉。在法庭上,我和委托律师慷慨陈辞,出示了详尽周密的证据材料。整整两大行李箱的证据材料,全天庭审,律师笑称是打超级大案的感觉。 三类官司共计九场庭审,历时一年,最终以我们全部胜诉而定案。拿到判决书那一刻,我们如释重负,百感交集。这场商战比过去任何业绩突击战更让人心力交瘁。 亲眼目睹一个原本信任、追随的领路人蜕变成眼前这个为了权势不择手段的陌生人,再痛下狠心把他打倒,这对我们所有人,都像生了场大病。 对我个人而言,这次前所未有的商战,让我对自己的潜力得到了更深的认识:我的法学专业知识、缜密细腻的性格竟能在这场意外的战争中相互助力,得到最好发挥。 离开公司后,我们几个患难战友开始创业,组建了公司,继续在行业耕耘。 欣慰的是,公司慢慢壮大过程中,原公司的多名老同事出于对我们的信任和对他的失望,主动联系加入了我们。在大家支持下,我们在一年内实现了从前在原公司四年才达到的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