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经历,会随着成长慢慢变成记忆。

/ 12评 / 0

推荐阅读:这是属于我们年轻人的派对时间!


 

最近,手机出了点小毛病。虽然能听见手机短信的铃音,却看不见短信,捣弄半天才弄明白,原来是收件箱满了。作为一个懒人,我的电脑桌面总是很乱,手机短信从来不删。想来换手机也快一年了,到现在信箱才满,唯一能说明是办理的每月160条的短信套餐亏大发了,很多时候一个月16条短信都发不到。
 
因为实在闲得无聊,我决定翻阅这一年来的短信往来,顺便清理信箱。按时间顺序来看,比较密集的收信是在过年那段时间,大致数了一下,一百五十左右条,都是朋友的祝福。于是不自觉地惊讶了一下,原来我的人缘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这里面有好多都是只有号码没有姓名,难道是我的仰慕者,我可不轻易公开手机号的,我是一个矜持的撰稿人。当然,是我想多了,他们应该只是发错的,或者是我又没存别人的号码。
 


 



后来我又总结出一个规律,越是认识得久的朋友,他们都会在祝福短信后面署上自己的名字,像是在刻意提醒“你小子不会连我都忘记了吧?”想以前初用手机的时候,只要是节日,不管还是东方的西方的,不管节日是不是很扯淡,大家都会彼此短信轰炸,有时候就算是周末也不忘道一声“快乐”。而现在,问候似乎只有过年才进行了。至于QQ,看见彼此在线也很少闲扯了,聊得多的,反而是那些莫名其妙的陌生人。
 
在我的收件箱里,有两类出现频率比较高的信息,10086的欠费提醒和95599的存取钱记录。


 


 



10086不说也罢,唯钱是图,虽然已是一个三四年的老用户,只要欠费一毛钱还是会被停机,美其名曰“温馨提示”的短信,也难能暖到心里。大凡俗世男女,每个月总有心情不好的那么几天,在某个夜深人静同时也鼾声如雷的时刻,辗转反侧着,或是因为思念的煎熬,或是吃饱了喝多了半夜想尿尿,或是白天翘课睡多了而睡不着。于是习惯性地用手机登空间看网页,多少次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有时候,会突然收到一条短信,然后无比激动地打开,却是欠费提醒。那种心情的落差,让自己有把每一个睡得正香的室友整醒的冲动。
 
95599的短信,是我希望到来又害怕到来的,它记录着我用掉的每一笔钱,同时也是我欠下的每一笔债。虽然父母压根就没指望过我会偿还,但是这样短信我又能心安理得地接收多久。欠下的情已经是还不清了,钱也不还的话连自己都鄙视自己,不说本息,利息至少得还吧。以前每次过完假期返校,当爸妈把嘱咐再三重复,当叔伯把未来细说明讲,当婶娘姑妈姐姐一干人等往兜里塞钱的时候,会觉得自己一直都是幸福的。同时也觉得有点无地自容,我在大学里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踏实刻苦。作为家里目前为止比较 “会读书”的人,理所当然的被寄予厚望,只是自己不够争气,一次又一次让家人失望,勉强上得大学,生活也过得一塌糊涂,曾经的雄心壮志,曾经的理想抱负,早被消磨殆尽。而家人喜闻乐见的那些挑灯夜战的日子,那些枕书入眠的岁月,早已不知所踪了。


 


 



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在那些正常的发信人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居然不是每天让我魂牵梦萦的黑神,而是一个老黄瓜刷绿漆——装嫩——的老男人。
 
我试图在短信里找寻一些黑神说过的话,以此来证明我们有过甜蜜的曾经,即便只是单向的,那也会让我更好受,结果让我大失所望。她的那些信息貌似字数都少,翻译起来就是“我没事,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大晚上的不睡觉,有病啊”“自己先管好你吧,我的事我能处理”,每次都是很霸道很凶的样子。而这么久以来,我记得很清楚的只是,每次她坐火车回家或者返校,我都会陪她夜聊,然后聊到她有了睡意,结果我就失眠了,直到第二天凌晨六点半她到站,我整夜都在毫无必要的瞎担心。除去第一次她来还不认识她以及最后一次她去亲自陪她坐最后一程,这几年以为可以清晰连续的记忆,竟被几趟火车给隔断了,努力想去记起的有关点滴,也只剩对她一个人坐车时的担心了。如果真的要给感情一个概念,我想,也许就是爱过,享受过那些付出的快乐,至于结果,不再是覆水难收的无奈和凄凉。

 
送她走之后,没来得及持续性的悲伤,却为了找工作折腾得够呛。更没有再去想以后还有没有再在一起的可能,至于放弃,无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再重要了。给了结果,再多的无奈,再多的深情,再多的牵挂,都该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画上淡淡的感叹号。也不再去自我解释转身的时候为什么会哭,记忆无法挽留,又怎去强求?自欺她欺时总喜欢说“至少我们还可以远远关心,远远分享”,后来发现原来这只是隔靴抓捞,难能止痒。记得大学第一次在草坪上给“大块”过生日,主持人——不久以后该是研究生学院的师太了——让每个人说一句真心话的时候,黑神说,“有一种爱终究会败给距离”,起初我不信,渐渐地,我开始信了。
 


 



至于老男人老姜的短信,就更不温馨了,全是电话号码。多啰嗦一句,这个老姜的身份证是84年的,和我同班同寝室,够老吧?一直以来,我很少存电话号码,尤其是上了大学以后。我总觉得经常联系的人拨着拨着就记住了,而那些不怎么联系的,存了号码也只是摆设。最终我的理论无法得证,可不怎么爱存号码的习惯却逐渐养成。每次有急事找人的时候,就只有发短信问老姜了。只要是我认识的人,他基本都存有号码,包括我父母的在内,即便有一些人他没有,问他的时候他也能通过其他的渠道找到。有一次我去火车站接人,因为一直记对方都是记短号,但不巧的是当时手机没电了。后来去找到公用电话打问老姜,只记得他当时回答,“能不能别什么东西丢了都来问我,是不是哪天带老婆出去丢了也问我?”
 
在我的记忆里,老姜是那种男女老少都能搞得定的人,他的义气、魅力以及办事能力在朋友圈子里都是有口皆碑的。一直以来我表达情感总是有些绕,所以每次有些什么想法,因为不想直接给想表达的人表达,总拿他当媒介,甚至担心某个人,在知道某个人状态不好情绪不佳的时候,都要他打个电话问问。一来二去,我想搞好关系的人没搞好,反而和他亲密无间。后来不管我采取什么疑似追求的行动,别人总会责怪他,以为是他出的馊主意,即便我一直解释别人也不相信了。
 


 



很多时候我喜欢和他配合,那样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冷场,他可以让气氛不尴尬。大一的时候我约黑神吃饭总要叫他一起,一来是她和他比较熟,二来我不是很擅长和一个女生单独相处。有时候吃完饭三个人会一起逛校园,然后他就会主动的去接电话或者上厕所,结果总是去了不再回来。每当我铩羽而归,当进展不佳的时候,他总会落井下石,都叫你别傻了就是不听,伤心了吧难过了吧,下次别再找我。但是再有下次,他还是会去。有时候他也会说,“估计你是没戏了,要不让我追吧,追到了再转手给你,保证八成新。”每每听到这类话,我会直接把他电脑的插头拔了。当然我也清楚的知道,为了我的事他也费尽心思百般撮合,有时候还不惜血本,更糟的是常常搞得里外不是人。也是到了后来我才明白,就算在我的生命中有一个贴心的兄弟肯为了我的每一件事肝脑涂地,但在很多事面前,我还是必须亲力亲为。
 
呃,写了这么久,似乎该结尾了,怎么结呢?当心沉浮于红尘之上的时候,我们其实看不到一颗颗真正的心在闪烁,相反,我们看到是心折射出来的一粒粒尘埃。对于每一段感情,我们都应该再真诚一点,走过一路,我们一直在感恩。永不离弃、默默付出的亲人,相濡以沫、荣辱与共的挚友,还有那个无法靠近却又不想远离的她。感谢我的生命,让我遇上了一些人,让我经历了一些事,让我懂得了一些情。所有的经历,都会随着成长慢慢变成记忆,也许正因为不会忘记,才会这样,深深地想起。

[mp3 auto="1"]http://link.hhtjim.com/xiami/1769187978.mp3[/mp3]

  1. ***bbs***yaofuli***net/换个链接吧

  2. 厦门微信服务商 says:

    写的太好了

Comments have been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