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请自己不要在一无所有的时候遇见你

字体大小: [] [] []

阳光把所有升起地平线的磨难都藏进了一场黑暗,用一场美丽的梦境遮掩,眼睛里看到的灿烂是盛在地平线上面给一群人的美好心情,一个早晨,我们呼吸一身体的阳光,从眼睛、耳朵、嘴巴,就像是打点滴的孩子,在吮吸这么一种温暖的东西来祛除心底那些黑暗的东西,从人行道到一个繁华的开始,匆忙到快乐,心也繁华,被妆点上几些亮丽的光鲜,对着擦肩而过的陌生,或是对面一片冰凉的楼宇真诚的微笑。

838ba61ea8d3fd1f5f490389314e251f94ca5fc4

流浪不是一种想要的生活,只是一个人想在一个繁华的街头或者一座满是电气轰鸣的城市找一个容身之处,让自己脊梁能像东天边的太阳一样绽出一种光彩,挺直的瞩目。
流浪,不想是一个人,不过只是生活的味道太单薄,行李也陈旧的都是昨天的衣物,除了阳光,没有了可以供养另一份生活,只好狼狈逃窜,在陌生的地方用陌生面对陌生,然后在一次次路过的机会中,寻找一次发迹,突破某样困局,让自己不在形单影只的伴着黑暗夜归。
一个人就是一个借口,然后给自己勉励,就像是站在桥边上看风景,心想着繁华地方,却难免孤寂一句话破坏掉眼睛里的所有看见的东西,好似脑海里住了一个声音不断在催促,“快点……快点”,时间就像是白天和黑夜的隐没,找不到昨天和明天的痕迹,只有今天在脚下,悄悄的不见了踪迹,唯一抓住的就是一场梦的时间,梦醒一个天亮,有说开始有说结束,自己给自己清醒,然后背着向西去的太阳赶着去下一场黑夜,所谓匆忙不过只是想出人头地。
找一个足够的理由,就是请自己不要在一无所有的时候遇见你,因为落魄只能给自己,我想这是一种勉励,也是能有一面太阳的光亮站在一个人身边,默默不说话,只要足够的衬托和装扮另一种美丽也就释然了。
身体是在流浪的,理想在跋涉这一场流浪,就像是心上淋过一场冬天的雨,冰冷是由外到内,甚至到灵魂沾上了一个早晨某只鞋底的霜色,从脚趾冻疮到耳朵里僵硬的声音,甚至是所有能让一个人感觉的到孤独气息,才能在叩开一扇门之后,珍惜一个屋子的温暖,或许是那时候一颗心的精致都不足以来盛放这些温暖的感动。
锦衣夜行,而我衣衫褴褛的时候只能选择独自远行,远行,却不是一个人,对面的阳光几点炙热就像是一盏不灭的长明灯,避过黑夜伴我每一个路途里前行,风雨却不过是那玻璃做的灯罩外面每一颗晶莹的水珠,让这些明亮的光发散美丽,甚至是一个夜晚,也会趴在窗台,听一个木床上的甜蜜的呓语。
不说承诺,只要好好活着,积蓄一种可以快乐到两个人的时候,供养一个人一份生活。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