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爱情语录】消亡的村落

字体大小: [] [] []

向西的一条小路,碾过一大片昏昏欲睡的绿色,绕过了山的方向,掉进了太阳的影子里找不到了痕迹。

风吹着油菜刚褪下的一层叶子,促成一撮,吱啦啦的作响,好像是一个秋天未睡醒的声音,戳破了土地,在空气里尖叫想证明自己的存在,或许这就是一抹清冷,挂在西天边,讪讪的打量着山下安静的小村庄。

1c950a7b02087bf4e186555df3d3572c11dfcf18

当一片沉着脸色的麦田走到头的时候,一条沟阻住了去路,沿着一条窄的仅容两人的小路下到沟底,才能绕到对面。沟比较深,大概有二三十米的样子,顺着好像是斜插的一缕阳光栽进沟底的小路,约莫一刻钟才到底,其实下面也是一个小村庄,也算不上是一个小村庄吧,只是大概住了几户人家,剩下都是一些破败的小屋子了,因为已经有很多人家搬了出去,留下的都是一些还没有余钱修建新屋的人家,就只有先在这里凑合着。

沟底跟上面好像完全是两个世界,苍凉的黄色沿着好像是被套着铁犁的老黄牛划过一般,两边一茬一茬都是一些不规整的冒着尖的土丘,稀稀疏疏的长着一片已经消瘦枯草和歪歪斜斜的小树,不过草的颜色老的都已经渗进了整个秋天,能提起来的就是枝头上还挂着一颗颗黑红色小脑袋的酸枣树,或许除了那些黝黑的长得奇形怪状的树木,它就是整个小沟里最亮丽的装扮,但是唯一遗憾的是,这么一点颜色总是挨不过贴着黄土的那股风,最后糊里糊涂的都给撂进了沟崖子下的垒起的土堆里,等着明年或者后年一个春天或者一场春雨的时候它就会钻透一个季节,有了自己的呼吸,在那些小土堆上面星罗密布一些绿色的嫩芽,开始一个生命的旅程。

每次跟爷爷路过这个地方的时候,爷爷都会给我絮絮叨叨的说些故事,就像是这条沟的形成,处在黄土高原上或许像这样的小沟是数以万计吧,而他们的形成也理所当然是水土流失的缘故,但是很多时候爷爷确实能找到一些另类的见解,爷爷就认为这条沟的来历肯定跟这个小村子有关系,因为这个村叫唐陵,顾名思义,村名的来历顾名思义肯定是村子里有一座唐朝的陵墓,也就是村头挨着南山的那座大土丘,爷爷说这沟也肯定是当年建陵墓是的形成的,不过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倒是没有说清楚,但是想起来确实有那么一些道理。虽然说爷爷总是好像在说一些诸如此类又好像有些突发奇想的事情,但是那时候我的小脑袋里或许已经是知识渊博了。

由于沟底的自然条件的约束,所以村子里的人家都比较贫穷,所以慢慢的不安于现状的人们在修建房子的时候都盖在了沟上面的一片平坦区域,新房子住了人,自己却还是留在沟里,就这样,迁出去的都是那些年轻的面孔,留下来的却已经老去,就像是沟崖下面那些饱受被雨水冲刷坍塌下来的黄土摧残凋零的老树,慢慢露出枯容,老去的时候被掩埋在了沟里。人一辈辈的迁出,一辈辈的老去,最后只剩下这零落的几户老去的人家,我想等他们埋进了黄土,这个村庄也便彻底的被黄土填埋,就像是一段回忆,流进了岁月里,陈旧到无人知晓。

爷爷去世以后再也没有人带我路过那条沟底的村落,我想或许现在那里已经是人烟绝迹,偶尔有人影或许也不过是路过暂休的牧羊人或是过客,终究是不会再有炊烟燃起的时候,或许就应该让那么一个供养了几辈人的村庄静静的埋进记忆里,再想起的时候也不过是几张烧纸,几缕青烟在坟头的祭奠,入了黄土,便是归宿,就该和黄土地一样安详的入睡,从此人不觉,梦不醒。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