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是蓝色的,忧郁是蓝色的,宁静也是蓝色的!

字体大小: [] [] []

她说当我十六岁就可以离开了,可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没有人告诉我,我只记得当我十岁张开眼睛去研究这个世界的时候,它是一片深蓝(我对于色彩没有太多的感觉,可直觉告诉我,这便是蓝色我生命的色彩)直至今日它没有改变过,我以为自己会一直呆在这里,没有什么会改变。

b3fb43166d224f4a5cecfaa908f790529822d117

小清新文字:

那是一座很大的宫殿,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大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很长时间才来一次的姐姐告诉我,我们的地方很大很大的,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这么大的一个宫殿的,我信以为真。我的生活很平静,没有忧伤、没有什么惊喜,我最高兴的便是姐姐的到来,当然她不是我的亲姐姐,对于此我也一直没有概念,我所以为的生活就是这样。

那天姐姐又来了,她说我十六岁了,那天是七月初七,对于时间的概念我无从得知,也无所谓。她说她要帮我梳洗去见女王,那时她告诉我,去的时候会遇见很多人,碰到他们惊异的目光,不过不必在意,他们只是好奇。我没有很激动感觉这一切就像我很多年前曾经遇到过一样,我忽然间又回来了。

路上真的有很多人,我低头走路,听到有耳语声,在姐姐和我到的地方停止,在我们身后响起,我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在这深蓝的海水里,他们也是有些模糊的,当我竭力的想听清他们说什么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一座华丽的宫殿前,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座宫殿,是那种高贵的紫蓝色,这是我对于颜色的第二种概念。宫殿前有好多守卫,我想起自己空无一人的宫殿,这是我才想起,路上我虽然没有仔细观看,但像我那样的宫殿并不多,只有偶尔的几个,而且不时有人出入,在我没来得及问为什么的时候,有人说我们可以进去了。

走过几个长廊,长廊的设计比起我在的地方要好的多,我想如果对比起来我的宫殿只能叫做房子,很大很大的房子,这里才是真正的宫殿,深蓝里的紫,忍不住抬头看到前面的领卫,发现她的肤色映出的血色和姐姐的一样是深蓝的,这才看到自己与他们的不同,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看到自己淡蓝的血液,我想也许只是巧合吧!

走到一个小的宫殿前,停了下来,弯腰向姐姐低了低头,转身走了,走过我的身边看了一眼,眼神中是不可置信。姐姐敲开门,走入宫殿,台阶之上做着一个人,我看不清她的面孔,姐姐向那人鞠了鞠躬,示意我留下便离开了。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他才慢慢抬起头来看看我,一个声音传来很舒服的感觉:“你十六岁了,这么快,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安置你,你就这么大了,也许让你像其他人一样才是最好的吧,该来的终就会来的。你以后可以到水面上去了,不用人告诉你,到了你自然会明白的。你走吧!”

我来不及去问什么,是她不是他那便是女王,她一抬手挥一挥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没有什么再多的语言,我鞠躬、退后、离去!

不好意思,评论已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