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音乐

生命可贵,愿我们都能争分夺秒的感受美好。
清新文字|小清新唯美爱情文字|美文美句|文字控吧

生命可贵,愿我们都能争分夺秒的感受美好。

采访时间:2018年03月10日 姓名:艾琳(化名) 性别:女 年龄:36 湖南株洲人,法学专业毕业后来上海工作,辗转数个行业,最终和前东家几度对簿公堂,胜诉后走向初创之路。 坐在我面前的艾琳,快人快语、精力充沛。我想,她能在职场上敢闯敢干,有如此丰富的经历,真是性格使然。 刚才还火辣直爽的她,在谈及家事时突然泪光盈盈,湘女多情的一面让人顿生怜惜。“女强人”之于她身上,的确是太单调了。 大学时代为我埋下了理性和自信的种子 我出生于一个公务员家庭,父母和近亲都在当地政法系统工作。从小,作为家族晚辈中的大姐,我是弟弟妹妹的带头人,大人的好帮手,是长辈眼中懂事的好孩子。 但我并不是一个规矩无趣的孩子。在学校里,我喜欢打篮球,小小而不安分的心像跃动的篮球一般,我很享受在碰撞中争胜的过程。 由于父母不放心,我在离家很近的省城长沙读大学,专业是家里一致认定的法学——为了方便继承家传。 没想到大学里,我迎来了前二十年生命中最闪耀的时刻。 大二的一次期末考,主课老师心血来潮出了特别难的题目,考场出来,大家叫苦不迭。我虽然记性好,知识点写得到位,但解题思路上还是心里没底,自我感觉分数不容乐观。 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我竟是全学院第一。在学生时代,成绩是最核心的指标。我一考成名,之后便成了老师和同学们眼中的“明星”学生。 紧接着,我在全省范围的专业联考中再次夺魁。弟弟顺路为我领了成绩单,他第一次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我说:“我姐真牛!考点的工作人员以为我是你,夸了我好几句呢!” 学业的辉煌,让我又喜又惊——这几次考试,我虽然认真复习了,但并不像天生学霸那样胸有成竹。可是结果竟比所有人都好!我开始琢磨:这是不是说明,我其实挺优秀呢? 此外,我还参加了校园歌手大赛,拿到了十佳歌手头衔;参加校运动会,短跑第一名,跳远第一名;凭借突出表现,获得十佳青年头衔。 大二这一年在我的人生中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各方面的突出表现,让我成为了周围人眼中的“风云人物”,也让我成为了一个自信大胆的人。 我开始喜欢发现自己的潜力,开始相信没有什么是我不敢面对的。 初闯大上海 我的职场之路顺流而上 到了毕业,我不想再留在父母身边继续稳重却乏味的生活,一次注定的缘分很快就把我引向了大上海。 找工作那会,高中同学到长沙求职借住在我宿舍。我无意中翻看她随手带来的《潇湘晨报》,发现了一则招聘广告:某台资木业公司,总部在上海,正在长沙开专场招聘会。 我心动了,决定去试试。面试官是一位面容和蔼的中年男人。出乎意料,他只问了我几个基本信息,就开始跟我拉家常:平时喜欢做什么?爱听什么音乐? 我稀里糊涂跟他聊了半个多小时,面试临近结束,他突然直截了当地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这是我第一次求职、第一次面试、第一次收到offer,且当场接受。 这也是我与职场上第一个老板的初次见面,他是个台湾人。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创业初期曾得到过湖南人帮助,因此对湖南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台湾人相信缘分,也相信人与人之间的气场,于是他决定到长沙招聘 巧合的是,我竟与那位助他之人长相有七八分相似。老板后来说,当看到我走进面试室那一刻,他已决定录用我。原来,职场也需要一见如故的投缘。 在说服父母后,我去了上海,职位是总经理助理。老板对新人很重视,工作上亲自带领,直接指导我们做决断。我严谨和认真的工作态度得到老板的认可,他开始着力培养我。 在这家公司的三年里,我连升六级,身边的人都在爱护和夸奖着我。可我渐渐产生怀疑:这些夸奖,是我真的做得很好?还是,我其实是一只井底之蛙?我开始萌生了换个环境的想法。 收到我的辞职申请后,老板虽感到意外,但没有强留,如常给我办理了离职手续。同时,他为我提供了一个去向,邀请我出席一个多年好友的聚餐。他好友也是行业圈内人,此前我跟随老板出差时多次与他接触,也比较熟悉。 这次饭局上,这位好友提出希望我能成为他助理,帮他一起拓展国内的销售业务。我这才知道,我的原东家为了开发国内销售市场,聘请他为中国区总经理。 与之共事,的确有让我心动的地方:他与老板业务不同,主管销售。并且他是一个情商极高的人,待人接物滴水不漏,在销售方面如鱼得水。我想可以从他身上学到新的东西。 然而,“回头草”却并不好吃。原老板的合伙人是一位比利时人,新成立的中国区销售业务归属于他。这位比利时人与我的领导常常理念不和,工作进行得不太顺利。 不到半年,领导心生退意而离职,而此刻的我,也不约而同地提出了离职。离职后领导自立门户,再次邀请我共事,做他助理。 我再次遇到了在原公司的困境——工作没有挑战,重复让我厌倦。这一行的工程项目有“开张吃三年”的特性,我们只要集中精力几个月拿下订单,后续工作交给执行部门即可。 百无聊赖,我只好去健身。站在镜子前,我看着自己意兴阑珊的脸,心里一阵恐慌:难道我要一直过这样的日子吗? 离开舒适温馨的工作环境,还有像家人一样的领导,从情感上我难以割舍。但理性告诉我,必须跨出这一步。 第三家公司是一家欧洲知名建材配件公司,我做了一年半的华东区销售经理。因为同样原因,我再次离职。然后,我遇到了十五年职场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家公司。 起伏跌宕的七年看清老板真面目 2009年7月,一家新兴服务行业的国内初创公司通过猎头约我面试。这家公司的老板,曾是知名IT集团高管,辞职创办了新行业国内第一家服务公司。 我加入时,公司刚刚成立不足两年,员工才20多人,创业元老中只有我没有类似的行业经验,刚开始工作,我就遇到了从未遭遇的挑战。 跟我以往经手的产品不同,公司销售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服务——电器类的售后增值保障。在当时,国内市场大部分客户还未熟悉这种新的服务产品,我必须花大量时间精力进行客户“教育”。 同时,作为新公司,我们缺乏客户资源积累,而我以往积累的客户都不适用。拿到客户业务负责人的电话成了公司需要专人负责的工作。 入职后的前两个月里,我一天至少拨出几百个电话,经常打到烫手。我试图找到各种实体店铺和网络电商的售后服务负责人。当然,90%的电话都被对方不耐烦的当骚扰电话挂掉了。 坚持到第三个月,终于有了转机:我跟国内最大网络电商的业务负责人取得了联系,对方对我们的产品很有兴趣,同意让我们上门进行产品宣讲。 而真正签下合同历经了十四个月。因为,对方内部人员变动非常频繁,每次我感觉沟通已到位,那边又换了生面孔,且内部影响决策的部门错综复杂。 经历了与六拨负责人,多个部门,共计146人的反复沟通后,我终于签下了公司历史上最大的订单,实现了新的辉煌。老板非常高兴,竟提出要火箭提拔我做公司副总裁,与两位创业元老平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公司对销售的重视可见一斑。但我始终觉得不妥,也担心其他同事感受不好。最后,我成为公司新成立的事业部总经理,全权负责与那家网络电商的合作项目运营。 老板对我青睐有加,后来公司对初创员工进行了股权激励,我与另外几位高管被授予了公司的原始股。 然而,我在公司的一片坦途,渐渐有了崎岖。而这一次的挫折,并不来源于工作。职场生涯中,我认理不认人的性格与老板产生了龃龉。 老板是一个智商极高、野心勃勃的人。作为老板,这样的特质让他在商场上纵横驰骋,但在公司内部,与这些特质紧密相连的,是他说一不二、极为强势的作风。 一次内部培训会,老板要求大家都认真听课,不能用电脑。我刚落座,突然,合作方的项目负责人联系我一个紧急的业务问题。我评估了一下,只需要2分钟解决,而即将开始的培训至少需要3小时。 为了服务好客户,我跟老板打了个招呼,告知客户在咨询问题,回答完马上关电脑。而他的反应出乎我意料,在会上当众大声斥责我不遵从他的命令。 我再次解释客户的紧急需求,没等我说完,他不由分说地打断了我:“无论什么情况,尊重老板是最重要的!即使是紧急工作,也应该先顾及老板面子。比如先听命令关掉电脑,过一会后假装要上厕所,然后再出去完成工作。” 他的一番话让我感到匪夷所思。之后,这样的事情多次发生。对于工作争议,他首先不强调对错,总是反复强调要尊重他,因为他是老板。 而我绝不是一个习惯服从权威的人,无论是我所学的法学专业,还是我自身性格,为我树立的都是以理服人的信条。更重要的是,我认为高质量的完成工作比顾及表面功夫更重要。 因此,我和老板在工作上的摩擦越来越多。而在他看来,我和他的分歧不是来自于业务,而是我翅膀硬了,在居功自傲。 他开始处心积虑地压制我,不顾上海事业部的客户需求,撤销了上海分公司,人员全部调往北京总部。接着,又把我从前端销售业务部门先后调到后端其他部门。 面对老板的为难,我心生去意。初创团队的其他成员也一直在劝我。大家都明白他的性格,但认为这只是工作作风问题。多年共事,大家对他的才能和公司前景,依然乐观。 当时我们万万没想到,很快,就见识到了他的真面目。某日,公司的第二大客户集团高管率团队亲自到北京拜访我们。按惯例,这样难得的高级别会见,老板一定要出席。 可让大家惊诧的是,只有副总裁代表他进行了接待。而副总昨天还刚因病晕倒。副总裁为人温厚,解释说老板去了上海出差。可是当时上海并没客户,什么业务值得在这么重要的关头出差呢? 凭着女人的细腻和直觉,我觉得其中一定有隐情。我突然想到前两天,管理公章的行政助理也发了内部信说这几天休假,而关于老板和助理的风言风语流传已久。 我立即查询了这两人的航班信息,果然他们乘坐了同一班飞机去了大理,跟老板说出差的城市南辕北辙! 我不由得心寒,他竟如此公私不分,毫无责任感,平时高举着为公司鞠躬尽瘁的旗帜,背地里却为了个人享乐连重要工作都弃之不顾。 这两人坐的是头等舱,并不符合公司一直倡导的节俭出行制度。我将此情况告诉了公司其他几位高管,但当时,仅是当八卦和对其工作态度的不满。 而公司高管们多了个心眼,随即登陆了内部系统,查阅了各部门差旅和行政支出费用,愕然发现老板所在的总裁办年度支出竟高达近150多万。总裁办仅老板一人,就算一年出一百次差,也花不了这样的巨款。 我们仔细核查了总裁办的支出明细,发现从2013年起,老板就签署了一系列支出汇款单据,其中金额最大的汇款对象是两家上海的某咨询公司,名目是为我们公司提供了咨询服务,每年金额数百万之多。 我们公司并没有外聘咨询公司,而且,处在创业期的服务行业公司,也不可能为咨询服务花费上千万巨款。我通过律师朋友,查到了这两家咨询公司的注册登记信息,赫然发现股东中,竟有我们数位初创团队成员的亲属。 老板曾以避税方式的名义,向多个高管索要过亲属身份证但并未签署任何文件。原来,这才是他拿我们亲属身份证的真实用意。 追查到此,我们都感到不寒而栗——私吞公款,伪造他人签名,这已不是刚愎自用的工作作风问题,而是违法犯罪行为了! 一开始,我就想到了法律途径。可是,老板行为一旦曝光,定会对公司声誉产生重大影响。一边是多年心血,一边是合法权益。我们该何去何从? 摊牌、争执、付诸法律,商场不容好聚好散 经过艰难抉择,我们达成了一致意见,找他摊牌,希望劝他迷途知返,及时收手。我们也想到,经此风波,双方肯定不适合再继续共事。 我们的诉求是,他立即终止对员工亲属身份信息的违法使用,同时,把我们持有的公司原始股按公允价值折算后我们退出,双方好聚好散。 然而,谈判结果并不理想。老板不仅不悔改,且矢口否认我们所说的违法行为。从他的价值观看来,我们的摊牌是对他的威胁,是一场阴谋,而我们对他和公司名誉的顾念则被他视若无睹。 他甚至冲我们大吼:“你们休想扳倒我,别忘了,XX,你老婆也在里面,我有事,她也逃不了干系!” 我们非常失望,尤其是团队中的几位元老心痛不已:与之相识数十年,并肩作战多年,没想到,原来的战友竟是这样毫无道德的阴狠之人!谈判不欢而散,老板却立刻开始了反扑。 第二天早上,老板召开了全公司中层以上员工大会,没通知我们7人参加。在会上,他声泪俱下地控诉我们无中生有、捏造材料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和威胁,目的只是为了敲诈,向公司索要巨额补偿。 面对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公司一时人心惶惶。这次会议后,我们和他的冲突正式公开。由于他吃不准我们究竟掌握了多少真凭实据,不敢贸然将我们开除出局,但他明确要求我们不用再去公司上班。 他还迅速找了律师,并安排亲信日夜兼程弥补他之前行为的漏洞,每天忙于销毁老文件,打印新文件,他办公室和财务室禁止任何人出入... 鉴于他的诡诈言行,我们对他再无信任,也争分夺秒地保留内部文件材料,并多方搜集他的违法行迹。 我的法学知识在关键时候派上了用场。多年学习让我保持了良好习惯,保留了所有工作记录和邮件往来,律师需要的很多证据都来源于我提供的资料。 同时,为了证明内部证据的合法性,我们甚至组成了三人取证小组:一个解说员,一个示范操作内部财务系统,一个录像。为了避开他,我们深夜到办公室录像取证。 至今回想起来,几个战友还常常感慨命运弄人,何曾想过有一天竟被迫做了准专业的私家侦探,而起因竟是为了举报自己的老板? 两周后,老板自觉漏洞已弥补到位,开始试探我们的反应。他先宣布开除我们7人中入职最晚的人——几乎80%的时间都在各地出差的销售副总裁,开除理由一如既往的荒谬:多次未签到,违反公司考勤制度。 这种卑劣行为,让我们更坚定的决心反击。很快,公司董事会收到了我们的举报信。 董事会成员除了老板,还有三位投资方代表。三位投资方反应迅速,立即分别找我们和他了解情况,并要求双方各自准备书面材料,向他们陈述事实细节。 在分别与老板和我们面谈后,投资方决定息事宁人,要求双方和谈。投资方说,只要我们不把事情外泄,会说服老板为我们进行亲属法律风险解除和股权折算退出。对投资方来说,保住公司声誉和正常经营,才是他们根本利益。 然而,老板拒绝按我们希望的和谈方式。在退出方案上,双方拉锯了半个多月,毫无进展。他和投资方反而开始在我们面前踢起了皮球。 事已至此,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看来,只能正面迎战,而不是忍让退却。于是,我们7人正式将此事付诸法律。 老板收到法院传票后,立即气急败坏地告诉投资方,通过投资方来施压和威胁我们必须在两日内撤诉,否则后果自负,我们不为所动。 两日后,我们剩下的6人也收到律师发出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理由一模一样“多次未签到,违反公司考勤制度”! 他这样的无理行为,为我们提供了新的违法证据。于是,我们又发起了对他的第二起反击,向人社局提起了劳动仲裁申请,申诉公司违反劳动法规定。 这一次仲裁,他毫无悬念的败诉。老板不甘心,发起对仲裁结果不服的诉讼,同时发起名誉权诉讼,诉我们“散布关于他的不实信息至公司客户群体,影响他的职场声誉”。 从多个途径,我们还知道了他对我们“敲诈”、“工作不力被开除,打击报复”等各种抹黑和控诉,我们已经不能用愤怒来概括所有的情绪。 没想到,作为法学毕业生,我的第一次出庭,竟是以被告代表身份,回应他的起诉。在法庭上,我和委托律师慷慨陈辞,出示了详尽周密的证据材料。整整两大行李箱的证据材料,全天庭审,律师笑称是打超级大案的感觉。 三类官司共计九场庭审,历时一年,最终以我们全部胜诉而定案。拿到判决书那一刻,我们如释重负,百感交集。这场商战比过去任何业绩突击战更让人心力交瘁。 亲眼目睹一个原本信任、追随的领路人蜕变成眼前这个为了权势不择手段的陌生人,再痛下狠心把他打倒,这对我们所有人,都像生了场大病。 对我个人而言,这次前所未有的商战,让我对自己的潜力得到了更深的认识:我的法学专业知识、缜密细腻的性格竟能在这场意外的战争中相互助力,得到最好发挥。 离开公司后,我们几个患难战友开始创业,组建了公司,继续在行业耕耘。 欣慰的是,公司慢慢壮大过程中,原公司的多名老同事出于对我们的信任和对他的失望,主动联系加入了我们。在大家支持下,我们在一年内实现了从前在原公司四年才达到的业绩。…

我没那么喜欢他,就像他也没那么喜欢我。
清新文字|小清新唯美爱情文字|美文美句|文字控吧

我没那么喜欢他,就像他也没那么喜欢我。

曾经一直认为:如果不是全部,就等于没有。 后来越来越明白,很难,很难,再拥有全部。 相识 北京,阴天,大雾。能见度不是很高,飞机延误。 出差一周准备返程时,我收到他短信:在机场出口等我。一种莫名情绪爬上心头,有些受宠若惊。 相识到现在,已有数月。那是一次微信群的同城聚会,他是群里的风云人物——笑游,这个名号在群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如其名,说话幽默风趣,喜欢逗贫耍笑。 我是被好友猫拉入的群,彼时的我们正单身,每日过得没心没肺,百无聊赖。能认识一帮好玩有趣的人,自然乐意前往。 那段日子,聚餐、喝酒、K歌成了我们这拨人的周末必备。起先,来参加活动的人是成批的,之后,各自总有一些自己的事情忙活着。渐渐地,聚会就变成了固定的那么一小撮人。 其中,就有我和他。还记得初次见面,出于对这个风云人物的好奇,我多看了他两眼。他有着内蒙人特有的四方脸和鹰钩鼻,身材高大。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有些严肃,笑起来又带着一丝邪气。 猫和我说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比如,他向来对人对事稳准狠,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比如他身边从不缺女人,只要他想要的,几乎没有不得手的;比如,他似乎不缺钱;比如,他刚刚失恋。 用猫的话来说:“这种人其实挺危险的,但正因为危险,能吸引到无数姑娘甘愿为之蚀骨销魂、以身试险。” 我问猫:“那你就没动心过?”猫诡异地冲我眨眨眼睛,反问一句:“你说呢?” 我似懂非懂。动不动心不重要,玩的时候开心聚,不玩的时候远离是非,爱谁谁。反正人生苦短,懂的讨自己开心,最重要。一个比我们大五六岁的钻石王老五罢了,用不着太神经紧张。 当晚,也不知怎么的,他竟入梦了。我梦见他身骑大马奔驰草原,一骑绝尘,好不潇洒。醒来后,不由得嘲笑自己,不过一场梦,不必当真。 赴约 第二天,是周五。临下班时,意外地收到他的邀约。我以为还和之前的聚会一样,不假思索,问了地址就直奔目的地。 那是一个城区里的蒙古大包,四周高楼林立,乍一看像是个奇葩的存在,我掐了掐自己,确定这不是梦,心想:这儿要是真的草原该有多好。 他是内蒙人,说不定这次聚会就是他提议的。我掀开厚重的门帘,走进去一看,原来这里是饭店,倒是暖烘烘的,很有创意,是个舒适的聚餐地。 再一打量,我出糗了。整个屋子里除了他,竟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人。如若不是有他,我还以为自己进错了房间。 他冲我招了招手,“来了”,简短的两个字,用他磁性浑厚的男低音说出来,竟那么理所当然。我像块木头一样,几乎是挪走着到了他跟前。 他拍了拍身侧的空位,让不知所措的我落了座。一顿饭下来,没有明确的介绍,没有多余的解释。我就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赴约吃了这莫名其妙的晚餐。 席间,在他友人意味深长的眼神中,我被“劝”喝了几杯,酒量不错的我喝得小脸红扑扑,倒是没上头,脑子依然清醒着。 我如坐针毡般,不太适应这陌生的饭局。很想问问他,怎么一回事。但看他和友人推杯换盏,正在兴头上,也不便深问下去。 好在,桌子上摆满了很多蒙古香喷喷的饭菜,各种奶茶、奶酪,手抓羊肉等美食。一向贪嘴的我,很快把这些人抛之脑后,自己倒也吃得开心。 等到酒终人散,我瞥了一眼笑游,却发现他正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注视着我,眼神交错,复杂而灼热。他喝了个大红脸,却像没事儿人一样,对我说:“走吧,送你回家。” 一路上,我不问,他不语,两两沉默着。好像不知道话题应该从何说起,干脆都不再言语。空气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凝结、聚合、迷离。 终于到了家,他略带着嘶哑的嗓音在我身后响起:“早点休息。”我不敢看他,迅速抽身上楼。还没走到家门口,“嘀嘀”一声,是他的短信——晚安,丫头。 一下子,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击中了我。有点懵,也有点傻,还带点欣喜愉悦。这句“晚安”,也许他出于礼貌,我想“安”却不能了。 当晚,我就失眠了,辗转反侧。反复琢磨回味着他的那个眼神,那个眼神让我悸动,让我感觉自己在他心里是特别的。掠过后,又好似云淡风轻的不曾来过。 发生的意味着什么呢?一切似是而非,好像什么都不是,又好像有些什么。 这天以后,大家还是会照常聚会。还是那些人,还是那些花样,万变不离其宗。在别人面前,我和他之间,不论距离还是相处,也如常并没有任何分别。 我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也许,在他眼里我就只是个小丫头片子。嗯,我必须为此深信不疑。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继续没心没肺下去。 接机 直到收到他要来机场接机的短信,内心有些忐忑,他总是出其不意,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 下了飞机,我着急忙慌地拎着行李,按照他告知我的地址找出口。飞机延误了大概一小时左右。走出自动门,我四处寻找。 “滴滴叭叭”,车子喇叭声让我很快找到了他。让他久候多时,我歉意地笑了笑。跨入车门的那时那刻,感觉温暖。 接下来,我不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甚至有点不知所云。因为,温暖得有些不可思议。车里放着让人轻松的音乐,出差的疲惫让我毫不设防地睡着了。 等我醒来,发现他一直没打扰我,只是在旁看着,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他轻声问:“想吃点什么?” 我表示,出差吃得太油腻,想吃点清淡的。于是,他带着我喝了爱喝的汤,又去看了场当下最热的好莱坞动画片。 黑暗中,他的眼睛闪闪发亮。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眼神交汇着彼此的视线,我装作不知道却也掩盖不了内心的慌乱。忽然,他不由分说地拉住了我的手,带着些霸道。 我的脸似火烧,还好,黑暗中看不见。不然,我得多窘迫多紧张。 电影讲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他时不时地看看我,两只手握在一起的温度让我掌心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潮湿而黏腻。 身边这个在此刻给我温暖的人,他的微笑,还有我们偶尔的喁喁细语。所有的一切,让我莫名紧张。我尝试着大胆地看向他,眼睛里有湿润,还有些许委屈。 这算是一种交换吗?用这样的形式,交换彼此的信任,还有温暖。我不知道,有些迷糊了。 但可以确认的是,这样的我,就好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他制造的这种暧昧氛围里有些沦陷了。  若即若离 和上次一样,这次之后,我们又回到了自己正常的生活里。 我会时不时看他的动态有没有更新,留意字里行间透露的心情;会时不时关注他在群里的发言;还会在聚会时留意别人谈及他的一切。 这种情绪,就像是一个人的自娱自乐。期待着、揣测着,起伏跌宕都因为这个人的言行举止而变化。 他也会偶尔给我发来讯息,譬如“丫头,你在做什么?”,“丫头,天冷了注意保暖”,“丫头,想你。” 每次都是只字片语,没有后序。就好像在听连载故事一般,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我有时候会回复,有时候却不知该如何回复。用社交工具交流的心情,在揣测对方心意,反复删除修改的同时离真实已越来越远。看不见,听不着,更抓不到。千言万语抵不过见面片刻。 是的,我想再次见到他。我喜欢在他面前窘迫紧张的自己,喜欢在我面前放肆霸道的他,更喜欢彼此之间似有若无的默契。 隐约中,听猫提起,说他分手的女友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漂亮伶俐,还是她们那个圈子里的风云人物。分开后,两人都很潇洒,照旧活的风生水起,波澜不惊。 言下之意,这两人似乎彼此没什么羁绊。偷偷地,我竟有些开心。也许,他是喜欢我的,就像我在喜欢着他一样。不论是谁,不论多优秀,都已成了过去式。 我不必探究或是定义什么,只要顺其自然就好。他的只字未提,抑或是不明来意,说明不了什么。我安慰着自己,也给这段关系找到了个完美的借口。 未开始已结束 一日,猫拖我出去K歌,他在。我们眼神凝聚,然后交错。此刻的他,完全像个陌生人,面前摆着好些空酒瓶,烟灰缸里有好些剩下的烟蒂,他双眼发红,有点憔悴,像是醉了。 看起来,他并不开心。我只是安静地在旁,即使心里乱如小鼓,却也控制着自己没问,是不知道用什么身份来关心。毕竟,在旁人眼里,我们和之前并无区别。 我只是不停地唱着歌,用或忧伤或激昂的旋律来替代心那头泛起地涟漪。 散场,他主动要求送我回家,我没拒绝。刚才还有些醉意的他此刻却异常清醒。“去我家吧。”他突然冒出这四个字。 我以为他开玩笑,也大胆地回应着:“好啊,不过你得答应我绝对不碰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蹦出这么一句话。 我意识到,这句话在这个时间这个场景下说出来,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挑逗意味。 “我保证。”他说话总是这么简短。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车已急速驶向一个我完全未知的方向。没想到,他竟答应了,还那么认真。 我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后悔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的提议。一路上,车里出奇的安静,我甚至能听见他手表秒针的走动声。 我还从来没去过单身男人的家,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我是喜欢的。心里像有数只蚂蚁在爬,有好几个声音在同步拉扯着我,“去”、“不去”、“怎么办”、“他应该会守信吧”…… 还在犹豫纠结中,到他家了,屋子倒是出乎意料地收拾得很整洁,他指了指客房,告诉我晚上可以睡那里。“那你呢?”我紧接着问了一句。 “我当然睡自己房间,不是都约定好了吗?难道你想…” 他狡黠地揶揄着我。当下,我红了脸,没好气地说:“我要睡了,你赶紧出去!” 在他踏出房门的一瞬间,我立刻反锁了门。背靠着房门,我打量着房间里的设施和陈列,心跳地厉害。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着不错的品位和别具一格的魅力。 这一夜,我几乎没怎么睡,虽然门反锁着,却又会猜想着他会不会有房门钥匙。总会竖起耳朵来,细听屋子里的动静。哪怕有一丁点的响动,都感觉是他在做着什么。 房间里充斥着这个家主人的气息,无处不在,好闻到令我心生动摇。或许,我也是有些期待着他来的。不知不觉,在忐忑中,就睡着了。 和说好的一样,相安无事。等一觉醒来,我对他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觉得他不像猫说的那样凉薄,至少,他对我是尊重,也是小心翼翼的。 起床后,我简单洗漱了一下。走到客厅,发现他独自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地板上放着几罐刚刚喝完的空啤酒罐。 “怎么一起床就喝酒?”我皱了皱眉。 “来,陪我喝点。”他拿起一罐递给我。 我没有接,并不想刚起床就空腹灌自己一肚子酒。虽然我素来酒量不错,但只有啤酒,我是不习惯的。 他让我坐他身旁,他的声音就像是有魔力在召唤一般,总让我无法拒绝,只好乖乖地就范。 “谢谢你能来。”他竟对我说了谢谢。 “你好像不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终于问出了一句想了很久的话。 他眼神变得深邃,失去了往日微信里的活跃,认真地和我探讨了一些生活困惑,紧接着提到了他的前任。 不依不舍的语气里,透露着他对那个她的宠溺和爱意。他诉说的一个个他们之间的故事,让我妒忌。 我就像个不存在的人或是空气,而他,眼神时而空洞,时而温柔,更像是在自言自语,又或是在倾诉着什么。 我相信,这些话他从来没和其他人说过。这一刻,我觉得他好孤独。就像《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紫霞仙子最后看着他背影说的那句话:他好像一条狗啊。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和我说这些,不知道自己该用一种什么心态或表情面对他,我只觉得自己可怜,甚至有点多余。 我生气了,猛地站起身来。他却不由分说地一把将我拉入他怀里。他的力气很大,嘴唇几乎贴近了我的脸。我被忽如其来的男性气息包围着,这种夹杂着烟草和啤酒的气息令我眩晕。 一瞬间,我闭上眼,有种溺亡的感觉,大脑已经不会思考。潜意识告诉我,我和他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对劲。我的骄傲告诉我,我不允许接下来的事情发生。 我开始挣扎,拼尽全身力气地推拒着他。也许,我是白费力气,毕竟,在身材高大的他面前,我是那么微不足道。但我还是很顽固地和他拉扯着,抗拒着。 “你不是说过不碰我的吗?”我几乎带着哭腔喊了出来。听到这句话,他愣了,停顿了下来,用特别懊恼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松开了手。 然后,他起身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问我:“你饿了吗?我去煮面。” 看着转身下厨房去煮面的他,我的心里兵荒马乱着。他怎么可以这么镇定?到底把我当什么?我觉得愤怒,觉得不可思议。 这样的他,看起来好陌生,可以忽冷忽热,忽近忽远,说走就走,不会有抱歉。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他。或许,我应该感谢他在这一刻放了手。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决定回家,他也不再坚持送我。我心里清楚,有些事情还没开始就已结束。  相忘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不再联系。这个人在我的世界里就像人间蒸发那样彻底。工作忙碌起来的我,甚至也抽不出太多时间来参加聚会。 再后来,猫告诉我,笑游和前女友复合还结婚了。我笑了笑,像在听一个别人的故事。 忽然,我想起他微信个性签名的那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有些事,不会有结局。有些事,也不能当没发生过。心里清楚,和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是不一样的。 我想,或许我没那么喜欢他,就像他也没那么喜欢我。 ——END——…